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救世秦皇 > 第69章 孟姜

第69章 孟姜(1 / 2)

“胞体?”嬴政的表情错愕,又一个陌生的词语让他找不到匈奴在哪里。

“胞体是组成人身体的最小单位。”李斯说道,“就好比沧海中的一滴海水。王上以后若是得了《黄帝外经》,便会通晓其中之意了。”

“外经……内经……”嬴政像是思索着什么。

“方才先生说,情绪是种能量,这是什么意思?”嬴政问道。

“所谓的七情六欲,便是情绪与欲望的表现形式,它们是以各种能量形态作为承载和表达。”李斯解释道,“不只是情绪,人的思维,意志,甚至灵魂,都是以能量的形式存在的。”

嬴政一脸的茫然,越听越糊涂。

“简单点说吧。”李斯看到了嬴政脸上的问号,解释道,“石头之所以不会思考和说话,是因为它所蕴含的能量并不是活的。而人的灵魂则是活的能量,它控制着其它能量的运转,一旦人身体死亡,这些能量便会固化在那里,失去了运转的工具,而逐渐消散。”

“难道这便是人身体之中,阴与阳的区别与共存?”嬴政问道。

“可以这样理解。”李斯说道,“日后王上若是通读了《黄帝经》,便会理解到这些。其实《内经》与《外经》的出发点,便是以阴阳为基础的。《内经》为阳,主要讲述的便是如何使体内的能量能够通畅的运行,合理的运用;而《外经》为阴,其揭示的,便是人由何种物质组成,又蕴藏着哪些能量。”

“先生所说的这些,如此深奥,够寡人琢磨一阵了。”嬴政苦笑着说道。

李斯笑了笑说道:“李斯所言,只是泛泛而谈,不过理解了大概,再深究其中道理,便不难了。”

嬴政勉强地笑了笑:“看来世人多还是孤陋寡闻呐,世上如此之多的深刻奥义,却连个皮毛都未窥探到。”

“远古时代所留下的奥义,可不只是《神农经》、《黄帝经》这些,还有很多未被发现,而这便是王上以后要做的事了。”

“先生,寡人还有个问题。”嬴政说道。

“王上请讲。”李斯拱了拱手说道。

“为何那太岁会攻击寡人,而且又只单单攻击寡人,并未攻击其它人?”嬴政说出了他的疑惑。

“这个不难理解。”李斯说道,“微臣说过,太岁喜欢居于能量略为丰厚之地。王上之前服用的丹药,本身就使得王上体内的能量高于常人,而王上安葬成蟜时,又必然比其它人更加悲伤,惋惜,甚至心痛,所以情绪方面的能量更是明显高于他人,所以才会使得那地中的太岁感觉到危险,故而攻击了王上。”

经李斯这样一说,嬴政才豁然开朗。

“听了先生之言,才解开寡人的疑惑。”嬴政说道,“不过先生方才说的那几个概念,可是要让寡人消化一阵子了,在寡人真正的理解这些概念之前,寡人不会再问先生这些范畴之外的问题了。”

“也好,循序而渐进,才可理解的更深。”李斯说道。

“那今日,寡人再调整一下,明日,咱们去文擂居和陶窑厂去看看。”嬴政有些倦意地说道。

李斯知道嬴政身体刚刚恢复,确实需要休息,便拱手应声,退出了房门。

大病初愈,嬴政确实有些乏力,李斯走了之后,他便睡了过去。

————————

同一时间,齐国,孟家村外的树林中。

一个青衣男子半坐在一个大石头之上,怀中抱着一个婴孩。

这个青衣男子不是别人,正是荆轲。

荆轲怀中的,是一个女婴,大约两个多月大,在襁褓中安然地睡着,似乎是刚吃饱,睡的很香甜。

荆轲盯视着熟睡的女婴,脸上的表情一直在不断地变换,时而慈祥的像一个父亲,时而眉头微凝,冷面肃然,时而又轻叹一声,像是舍不下什么一样。

荆轲将樊於期送到了邯郸之后,便独自来到了齐国。

在齐国,荆轲见到了白衣老者,也就是嬴政口中的前辈,李斯与荆轲的师尊。

白衣老者将一个女婴交给荆轲,并将女婴的身世告诉了荆轲,然后又嘱咐了一些事情,便与荆轲分开了。

这一日,荆轲依照老者的嘱托,来到了孟家村,却迟迟没有走出树林,而是看着女婴在发呆。

又过了一阵,荆轲一声轻叹之后,终于有了动作。

他轻轻地将女婴放在了身边的石头上,然后从怀中掏出了一个锦帕。

打开之后,锦帕的正中赫然写着一个“姜”字,背面则是一简短的几句话。

“姜姓的后人啊,这是你的命数,娃儿你以后就自食其力吧。”荆轲又是一番感慨。

随即,荆轲又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玉佩,然后用锦帕将玉佩包裹起来。

包好了玉佩之后,荆轲将锦帕放入了襁褓之中。

女婴的嘴动了动,但并没有醒来。

荆轲又将女婴抱了起来,眼圈中竟有些湿润。

荆轲之所以离开秦国,自然是受到白衣老者的指派,为了完成一个任务。而这个任务,荆轲是到了齐国才知晓的。

能够让荆轲如此不忍的,自然是这个女婴的身份,还有命中注定的宿命。

更让荆轲感怀的,是二十几年前的一幕幕,犹在眼前一样。

“前面便是孟家村了,师尊为你找了一个好人家,咱们走吧。”说完,荆轲不再感伤,迈步出了小树林。

孟家村,几乎整个村落都姓孟,其实就是一个大家族分支以后,形成了一个村落,因为比较团结、和睦,这个村落也颇为富裕。

荆轲来到一个院落的门前,向两侧看了看。

这是一个比其它院落稍大了一些的宅院,主人叫做孟海,今年三十二岁,年少时娶了妻室李玉兰,之后的十多年里,也没有生个一男半女,村里的人都劝他再娶个妾室,但孟海却始终没有再娶。

孟海为人也颇为老实厚道,热心肠,爱帮助别人,祖上积攒了些家业,经常帮助那些落魄的人。

这些是白衣老者告诉荆轲的,荆轲便一路打听,找到了孟海家的所在。

这时,从东面走来一个年轻的妇人,年纪大约三十岁左右,慈眉善目,穿着也颇为普通。

荆轲见有人来了,便将女婴往披风中一裹,绕到了一棵树后,轻轻纵身,跳上了树枝。

最新小说: 领域至尊 绝世美男宁缺毋滥 天师狂医 明星的悠闲生活 未婚夫每天都找我约架 上门龙婿叶辰 我!唯一vip 朝歌与卿欢 附身曹丕 最强弃子林东阳严苦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