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1 / 2)

乐声悦耳。王有节一动不动地盯着“不离”的脸,默默的感受着不说话。

身边除了游客,还有不少虔诚的天主教徒。

第一次真真切切在教堂中感受了一次神圣的洗礼。王有节不禁想起万能的主。

大概十分钟左右,唱诗结束。人群解散,开始往外走。

王有节仍然呆坐座位上,仍然保持着看向“不离”的模样,不动。

“不离”脸上悄悄一红。不过好在有阳光照着,外面人看不出来。实际上她早就注意到王有节刚才反常的模样了:这小子,难道想起了什么---?

见王有节还一动不动,“不离”在他身边轻喝了一声:“你不走吗?”

王有节这时候才反应过来。似乎有口水要往外流,他赶紧擦擦嘴唇,站起来。

旁边有人轻声哄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王有节搞笑的反应。

低着头出来,深吸山间的清新空气。王有节有一种心灵得到洗涤,儒释负重的感觉。

外面广场上有不少天主教徒一小组一小组还在颂唱,人声鼎沸,与教堂内神秘静谧,恰是两个世界。

看上去天主教徒很多。天大殿西边的平台上坐着一些天主教徒。

还有十几个天主教徒跪在教堂门前的圣像前祷告,更多的游客在周围观看。

这些天主教徒都是中国人,有中老年人,也有年轻人。在王有节的印象中,佛教也有很多中国人信,但主要是中老年人,年轻人信佛的好像不多。

这些天主教徒和游客看上去显然不同。

来佘山游玩的基本上是在上海的上海人或外地人,而天主教徒似乎有上海来的,也有外地来的。游客们都显得很轻松,而天主教徒们在佘山天主教堂,有使命感,所以他们的特征明显。

王有节还看见有外国人出现在佘山天主教堂。他看过很多欧美人在教堂里祷告的影片,总觉得他们对教堂很在意,现在看见他们出现在这里佘山天主教堂的时候,却反而像别的游客一样轻松,倒令他诧异了。

他想,也许在外国人的认识里,中国人都是信佛的,一看见寺院就会虔诚得不知如何是好。其实,不少中国人只是把寺院当成一个景观而已,真正信佛的并不多见。

还有一对组新人在教堂外的大草坪上选场地,选景,拍婚纱照。

“不离”扶着栏杆,盯着着这对新人看了好久。

最后,她头也不回地就问道:“你刚才一直在偷看我?”

站在她身后看风景的王有节当然知道“不离”是在和自己说话。可是她这样一问,自己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肯定?否定?是大方承认,还是坚持否认,好像都不太合适。再者说,他也一时间拿捏不定“不离”问这话的具体意思。

所以王有节只好呵呵一笑,尴尬地站着不说话。

最新小说: 无上神尊江尘烟晨雨 至尊神皇叶尘池瑶 戴面具的爱情小说沐暖暖慕霆袅 萧破天楚雨馨小说免费 豪门隐狼 修罗神王 仙品枭王在都市 篮坛希望 晋末多少事 逆战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