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1 / 2)

第二天上午,王有节一行四人提早半小时来到了相约的浦东正大广场一家咖啡馆。

分开成两个不同的座位。父母亲和姑妈坐另一个脚落,从她们那里刚好可以从侧面看得到王有节这边的举动。

这一次相亲,不仅是父母亲去了,姑妈也特地赶过来了。

姑妈之所以特意过来,说一是对这次王有节这次相亲的重视,二来,相完亲,还可以陪着老家来的大哥大嫂在正大广场周边的陆家嘴和对岸的外滩游玩,尽一下自己的地主之谊。

大姨妈本来也是要来的,后来听说对方的大姨妈不来,她就想着再去给王有节寻找潜在对象,于是就没有过来。

毕竟是王有节在父母的亲自监督下的第一次相亲,加之传话说女方家庭较好环境的缘故,母亲对此次相亲见面比较重视,对王有节的穿着打扮更是在意,一大早起来后,就让王有节在家里好好捯饬了好一番。

母亲的想法,至少不能再外表,还有气势上首先输了阵势。

王有节本身对这些是无所谓的,觉得只不过是一次正常的相亲而已嘛。

但是他也能理解母亲的良苦用心,所以还是尽力配合。

先点了一杯咖啡。王有节想了想,又特意再点了一些小食。

布置妥当,王有节瞄了瞄父母亲所在的方向。

父母亲和姑妈在那边安静的喝茶,不时地说上一两句话。姑妈有时候指着窗外,应该是在想父母亲介绍着什么。

因为时间尚早,这时候咖啡馆里的客人并不多。

看一圈,王有节有另外的发现,好像咖啡馆里的年轻人,除了服务员,就要算是自己了。

看看手机上时间,然后王有节坐沙发上闭上眼睛养神。

昨天晚上,他就对于今天的这次相亲,设计准备了好几个开场白,还有好多笑话,有荤的,也有素的,-----,这会儿刚好可以再调整和巩固一下。

按照说好的时间,过去了十多分钟,对方还没有出现。

王有节一开始没有太在意。

他知道,在上海,实际上约会时间的算计,有时候不可能会那么准确。提早十分钟,或者是迟到怕十分钟,还是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

可能是对方临时有事,或者是堵车,那就再等等吧。他想。

再等了大概十分钟。

王有节这时候才有些着急起来。

他心想,自己手机号码给过对方的,她真要是有什么事情,完全可以电话回来说明一下情况的啊?

姑妈可能也着急,坐过来王有节这边,打电话过去问大姨妈情况。

过一会儿大姨妈回电话过来,说小姑娘早已经家里出发,可能是路上堵车,让她们再等等,稍安勿躁。

“这大放假的,自己来的路上,地铁里人要比平常少很多,地面上难道真有这么拥堵的吗?”王有节看向姑妈。

姑妈皱眉,说道:‘我开车来的路上,也还好,车不算很多的啊?”

又等了十分钟。

王有节正在手机上玩游戏,忽然间听见有人在旁边叫自己:“请问,是王先生吗?”

王有节赶忙收起来手机,站起来。

前面一个穿黑色裙子的女孩,正站在一步开外望着自己问。

最新小说: 食物链顶端的佣兵 巨星他有个电竞梦 开局挖了前女友家祖坟 倒霉幸运儿 从万万没想到开始 我,基建狂魔,开局拆了前女友家 传承 诸天无限之卡牌系统 我在南宋能网购 我!神逆,单挑洪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