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礼物(1 / 2)

涂山红红背着狐白向着涂山最高处,苦情巨树下飞了过去。

七夕的夜晚深了,涂山街上唯有几盏红灯笼随着风儿摇摆着。

两个人影出现在苦情树下。

草在结它的种子,风儿在摇它的叶子,一切是那么宁静…

涂山红红看了看苦情树又扭头看看狐白。

“嗯哼…好冷…”离开温暖的被窝,狐白感到寒冷睫毛稍微动了一下,下意识亲昵的在涂山红红背后揉了揉脑袋。

暖暖绒绒的…

嗯?我的被子呢?

狐白被轻轻睁开眼眸,望着宽旷无际的夜色草地与那飞落入凡尘的苦情花瓣,梦幻朦胧。

他迷迷糊糊还没反应过来。

涂山红红轻轻将狐白放了下来,跪在苦情树前的草地上,两人做出许愿的姿势。

“大当家,怎么了…”狐白迷糊地打了个哈欠,声音懦懦的哼着。

“别说话。”涂山红红用食指轻轻堵着狐白的嘴。

狐白的醒来,涂山红红并没有惊讶,似乎早已经意料之中。

涂山红红从脚踝上摘下一个精致的法宝环铃铛。

这环铃涂山红红共有一对,是她小时候上一任涂山之王送予她的礼物。

现在她要取其中之一作为她与狐白的续缘法宝。

仰望着那参天入云的巨树苦情,还有那蒲公英似的粉红花瓣,涂山红红闭上眼睛。

“苦情树啊,我涂山红红,愿以我们一点一滴相识的记忆和十成妖力来起誓,让我们来生相见吧。”

话语刚落,涂山红红转头望向狐白,眼中露过一丝的柔情。

接下来让狐白也说一声愿意就行了。

“我…不愿意…”狐白困的迷迷糊糊睁不开眼睛,半睡半醒的他差点又彻底昏睡过去。

涂山红红面无表情,只是伸手使劲地掐了狐白腰间的软肉。

“啊唔!!我愿意!我愿意!”狐白一下子就被痛醒了吓的惨叫,睡意瞬间全无。

不过,涂山红红所期待的苦情巨树它并没有太大的反应。

没有落花成雨的缤纷,也没有发出祝福的荧光,续缘法宝更没有分裂成两半飞到两人身边…

月色朦胧,树影婆娑,风儿轻轻,吹拂着群星那晶亮的脸庞,而今晚的夜依然是那么的宁静…

唯有点点萤火虫的荧光在涂山红红与狐白四周飞舞着,如同没有事发生过什么…

涂山红红失望地低下头来,金橘色的发丝散乱的束在一起,遮住了她半边脸庞…

手也是越握来越紧。

而狐白还在一旁要死不活捂着腰在草地上来来回回打着滚、呻吟着~

好痛啊~好痛~

就这样…她与他的许愿以这场安静而告终失败…

其实涂山红红本就没抱什么太大的希望,而正是这点点的希望,才让她夜袭去赌一把。

可惜她赌输了…

涂山红红静静看着狐白,心里有些说不出来的复杂。

是我太天真了,果然…在苦情树下许愿成功,需要的是两个人的真心相爱…

“唔,大当家这是哪儿~”狐白苦着脸捂着腰,痛的眼泪花直冒,显的委屈极了。

最新小说: 现代修真之剑符显圣 穿成全能丑郡主之后 西游我开局炭烤天蓬元帅 请君归 漏网之宝 诸天位面世界 不想继承千亿家产 从斗罗开始拆盲盒 禁忌狂潮 吾乃赛迦奥特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