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季风(1 / 2)

一连数日,营地先是向西南迁徙,然后转头向北。

赫德人使用月历,纪年法与诸共和国不同。

温特斯只好自行估算日期,他记得辎重队从双桥大营开拔是1月12日。

一路西行,跨越界河、穿越无人区,抵达冥河大营当是1月30日。

那晚,天空飘下雪花。

在那之前,他只是一名被临时征召的驻镇官,领着一小队民兵,在帕拉图境内做一些转运物资的辛苦活。

从那之后,他的世界就像被疯马拖拽的大车,一路向着悬崖狂奔。

历经波折,辎重队2月24日抵达边黎大营。十二天之后,边黎城破。

次日,他作为先头部队踏上撤退之路,3月29日再次见到冥河。

他一天一天地回忆着,大致确定自己在额儿伦的毡帐内醒来是4月16日。

到现在又过了七天,那就是4月23日。

“我已经离家如此之久了吗?”温特斯恍然如隔世。

四月,海蓝已经热得很。

路上的男男女女早就换上漂亮的轻薄单衣,只有上了年纪的人还裹着冬装。

码头到处都是光着膀子的搬运工,大小商船在海湾集结,等待季风如期降临。

圣主升天节也快来了,那是海蓝最重要的节日。

在那一天,人人都会盛装打扮,跟随“执政官金船”前往圣尼古拉岛。

等待他们的是捧着圣水、盐和橄榄枝的祭司。

祈祷词雷打不动:“哦,主啊!请赐福于我们,赐福于所有海上之人,让大海永远平静安宁。”

接下来是盛大的庆祝和游行。

圣主升天节之所以重要,因它代表新一年航海季节的开始。

短暂的狂欢之后,海蓝人便将驶向无垠的大海。或是带回财富,或是就此消失。

温特斯的思绪已经飘散到大海之畔。

他呆呆地开口:“额儿伦?”

“嗯?”额儿伦正在做刺绣活。

“春天来了。”

“是呀,一天比一天暖和,风也开始往西吹。”额儿伦笑着抬起头,柳叶眼弯弯:“老人说,该把牲灵都带到高地上去了。”

“给我找把小刀来吧。”

“好呀。”额儿伦手上运针不停:“你想要一把什么样的?”

“最普通那种就好。”温特斯撑着坐起:“请再给我带一点树枝。”

他现在已经知道,对于未出嫁的赫德女性而言,佩刀是重要的“信物”。

男方下聘礼,女方回佩刀,所以不能随便拿未婚女子的佩刀。

额儿伦很快为温特斯带来一柄巴掌大的小刀。

刀的钢口很好,刀身和刀柄一体锻造;没有格,刀柄用皮绳一圈一圈缠着;整体风格朴实无华,是牧民生活的可靠工具,温特斯很满意。

木匠活得用专门刻刀,但是温特斯并不打算雕像刻花。

他拿起一段树枝,慢慢剥掉表皮、截断、削尖。

通过这种方式,他一点点活动着僵硬的手臂肌肉。

“你是在削木签?”额儿伦有些不解:“是要织毛衣吗?”

“就是活动活动胳膊。”

额儿伦哄着温特斯:“在毡帐里削,木屑会弄到毯子上的。那我扶着你到外面去好不好?坐一会,晒晒太阳。”

温特斯不愿意离开帐篷,也不愿意在营地里露脸,但是他不会拒绝额儿伦。

“好。”

温特斯的腿伤已经消肿,但距离去掉固定还有很长一段时间。

额儿伦扶着他走到毡帐外,搬来一口木箱,让他坐在帐门口;又拿来毯子,给他盖在腿上。

又是一天的跋涉,今天在一片稀疏针叶林里宿营。

夕阳穿过枝叶,投下斑斑点点的光。

小狮子提着一条鹿腿走了过来,打趣道:“光看脖子以下,还以为你是炉火旁的老头子。”

温特斯默默削着木头。

“你这是要做烤肉的木串子?”小狮子也十分好奇。

他盯着温特斯手上的小刀,眨了眨眼。

温特斯点了点头,继续削木头。

“你呀,少说几句话。”额儿伦从帐篷里走出来,拿着羊毛针织薄毯给温特斯披在肩上,又从小狮子手里接过鹿腿:“让赫斯塔斯安安静静晒会太阳。”

“唉,好好好。”小狮子咂了咂嘴。

他蹲坐在温特斯身旁,看白色的木芯被小刀一点点削尖,问:“战利品分回来了。你那套盔甲,你还想要吗?”

温特斯摇了摇头。

“找到你的时候,你怀里还有一包地图。那个你还想要吗?”

温特斯放下木签,想了想,说:“那是我一位长辈的物品,请还给我吧。”

“没问题。”小狮子毫不犹豫地答应。

两人又陷入沉默,只能听到小刀削木头的声音。

小狮子干脆坐在地上,望着远处,漫不经心地说:“我哥回来了,还没合营,到时候我领他来见你。”

温特斯不置可否。

“你休息罢。”小狮子起身:“我走啦。”

这些日子里,小狮子时常会来找温特斯聊天。

只是温特斯愈发沉默,甚至还没有刚苏醒那段时间活泼,唯有与额儿伦在一起时才有一些话。

从姐姐和温特斯那里离开之后,小狮子没有返回自己的毡帐。他牵出马,带着护卫朝东边驰去。

他翻过山坡,沿着溪水奔行,抵达数公里外的另一座营地。

温特斯和额儿伦所在的营地体量很小,不是真正的赤河部“老营”。里面大多是边黎幸存的老弱妇孺,以及少量伤员。

而小狮子来到的这座营地只有成年男子,披甲佩刀的岗哨随处可见。

还有少量挂着弓、佩着箭筒的精悍侍卫,是为“箭筒士”。

路上的人见到小狮子纷纷致礼,或是直呼“小狮子”,或是恭敬地唤他“灶主”。

除了赤河部部众之外,营地后方另有近千被绳索、铁链捆成串的男人。

这些男人穿的不是赫德袍子,而是带着血迹的帕拉图军服!

他们是俘虏……也是奴隶。

周围的赫德人像喂猪一样,把食物扔向他们。俘虏们发疯般争抢,甚至为此大打出手。

一个中年俘虏刚抓起带着泥土和枯草的麦饼,就被另一名瘦弱俘虏抢走。

瘦弱俘虏不顾其他人拳脚相加,拼命把麦饼往嘴里塞。

另一边有人在惨叫:“我的手!”

是其他人顾不得区分手指还是麦饼,一口咬了下去,带着血吞掉。

围观的赫德人哈哈大笑,丢出更多麦饼。

俘虏们羞耻吗?

羞耻。

但他们实在是太饿了,饿到绝望。

十几天以来,他们日复一日跋涉,每天只能得到很少的食物,都是像喂猪一样投食。

不抢就饿死。

那种饥饿感无时无刻不在叩问他们:尊严值几个钱?羞耻是什么?

赫德人俘获军官的数量很少,都被单独关押。

不仅是军官,就连军士也已经从俘虏之中剥离出来。

失去了主心骨,又被刻意地摧残,他们的意志已然彻底崩溃。

一阵诱人的香味飘进俘虏们的鼻腔,所有人都不禁停下动作。

赫德人把香喷喷的烤羊抬到他们面前。

俘虏们扑向烤羊,转眼被手脚上的铁链绳索拽倒,又被闪着寒芒的长矛逼退。

赫德人又推出几个蓬头垢面的帕拉图人。

一名身材壮硕的青翎羽走过来,身后跟着个瘦小通译。

瘦小通译怯生生地翻译:“火燧首领说,这几个奴隶想要逃跑,要受惩罚。”

通译也是俘虏,但因为能说两种语言,他的境遇远比其他人好得多。

青翎羽冷声呵斥,瘦小通译又大声喊了一遍。

青翎羽还是不满意,瘦小通译又哭着吼了一遍。

青翎羽一挥手,身旁的箭筒士抬出火盆。

他们用烧得发红的铁锥从逃跑俘虏锁骨下穿过,像给牛穿鼻环一样,把铁环穿在逃跑俘虏的锁骨上。

俘虏的惨叫令人毛骨悚然,空气中飘散着一种焦糊的肉香味。

“火燧首领说,再逃跑的人就没有这么好运了,会直接杀掉。”瘦小通译声嘶力竭大喊:“火燧首领还说,荒原大得没有边际,无论你们跑到哪里,都会被抓回来。”

俘虏们垂下头,有几个人盯着通译,眼里满是仇恨和愤怒。

“火燧首领要把你们当中有本事的人挑出来,有本事的人来吃烤肉,没本事的人继续从地上捡吃的。”瘦小通译的嗓音喊得沙哑:“你们当中,有谁会打铁?谁会……”

小狮子在旁边看了一会,无言地走向大帐。

因为周围没有敌人,所以赤河部营地不再是帐篷包围马群的结构。

马群被带到营地外觅食,各十夫队的小帐篷把大帐裹在最中央。

路上,青翎羽牡鹿[博寒]叫住小狮子,和他并肩走向大帐。

“迅鹰死了。”牡鹿小声搭腔,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

“唉,迅鹰是个有本事的,他的牧群总是比别人兴旺。”小狮子有些难过:“但是临阵拔掉翎羽逃跑,他也该死。”

牡鹿叹了口气,这一仗打下来,白狮的“箭”死伤大半。

像迅鹰这种不光彩的死法,还会被剥夺一切牧群、属民和奴仆。

不过也正因如此,许多位置空出来,牡鹿得以从豪格科塔[百夫长]晋升为箭。

[注:“箭”在赫德语中代表青翎羽级别的首领,又分为“射近程的近箭,射远程的远箭”。他们既是军事官,又是民政官

小狮子和牡鹿走进大帐时,正有箭筒士抬着一顶带血的青翎羽走出来。

应当是迅鹰的头盔,因为赫德人忌讳身首分离。如不是血海深仇,即便是死刑也不会斩首。

大帐里,众人围着篝火团坐,青翎羽们正在激烈地争论着。

“帕拉图人元气大伤,正是东下打草谷的好机会!”

“灰眼睛和健食者正在各自召集战团,为今年秋天的劫掠做准备。我们也该竖起大纛,否则那些依附我们的小部落会被吸引走的!”

“日他娘!三十年没打过草谷了!明明是我们流血,却不带我们吃肉吗?”

由于帕拉图的封锁,大荒原上什么都缺。

一朝击败宿敌,人人迫不及待想去帕拉图抢一把。

须知,上次诸部打草谷还是阙叶汗的时代,三十年之前。整整一代赫德人没见过帕拉图长啥子样。

“打个逑!你们这群混崽子!”铁丰跳起来痛骂:“火已经烧到眉毛,还想着打草谷?当务之急是维系和特尔敦部的盟约!先保住自己再说吧!”

一众青翎羽顿时安静下来。

铁丰看向白狮,沉声说道:“特尔敦部折损好些人马,我们比他们的损失还大,正应该抱团自保。灰眼睛和健食者说是要去打草谷,谁知道是不是来灭我们的?”

“依我看,烤火者也没安好心。”小狮子坐到篝火边上,眉头紧锁:“他就没有趁机吞掉我们的心思?三大部,都是一个模子倒出来的。都像狼一样贪婪、一样坏。”

铁丰一摊手,万般无奈道:“谁让三大部是红云汗的直系后代?谁让他们是[金人后裔]?是[继承者]?只有他们才能当大汗,他们也无时无刻不想着称汗。

烤火者的心思我能不懂?可是狮子咬着喉咙,狼咬着手,我们不打狮子打狼?提防着点便是了。”

“你这话啥意思?”立刻就有青翎羽来了火气,大声嚷嚷道:“铁丰!你为啥总想着讨好烤火者?谁说只有三大部称汗?白狮凭啥不能当?我看你是想投奔特尔敦部!拿我们赤河部当献礼!”

“放恁娘的屁!”铁丰勃然大怒,指着对方鼻子,唾沫横飞质问:“我要是有坏心思,我会带兵来帮你们?十年前赤河部被扬灰一样铲平,是谁帮白狮收拢部众?又是谁借兵给白狮?好哇!你们觉得我说话难听,我现在就带着鹰林部分营!”

说罢,铁丰甩手便要走,小狮子紧忙拦下舅舅。

对面的青翎羽被连珠箭似的话语问得哑口无言,垂头生着闷气。

“舅舅。”沉默的白狮终于开口,淡褐色的眼睛如同深潭。他温和地说:“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你。请你不要生气。”

铁丰甩开小狮子,也气呼呼地坐回篝火旁,语重心长对白狮说:“一百多年前,红云汗与诸部斩九畜歃血盟誓,约定只有金人后裔才能称汗。虽然时过境迁,但是在众民心中还有这么一回事。

你千万不要急着称汗,也别有这个心思,诸部不会服气的!要是哪天赤河部一统草原,你想当大汗、当单于,我一声也不吭。”

“哈哈哈哈。”白狮仰天大笑,笑声凄苦:“我哪有这种心思?小时候,我只想让母亲弟弟妹妹能吃饱;母亲弟弟妹妹没了,聚集起来的伙伴也被杀得精光,我只想报仇;后来,追随我的人越来越多,我只想让他们安安稳稳活着。若是烤火者能做到,我去给他当个千夫长也无妨!”

篝火周围的青翎羽也被勾起伤心事,人人面容悲戚。

与其他靠血缘维系的氏族部落不同,后赤河部部众来自于各个氏族。因为部落离散、家破人亡,陆续聚拢在白狮麾下。

[注:后赤河部区别于被阿尔帕德率兵铲平的以白狮血亲为主的前赤河部

三十年来帕拉图人持续进攻诸部,生存空间被挤压的诸部又自相攻伐。不知有多少部落在动荡中被碾碎,又有哪个赫德人没有失去过亲人?

小狮子猛然跳起来,大喊:“哥哥!你怎么能说这话?烤火者是什么东西?他也配?”

“没错,他不配!”白狮重重一拳敲在膝盖上,语气坚定:“他太贪婪,又太无情,只会把我们当成奴仆看待。把赤河部部众交给他,我不愿意!”

“我也不愿意!”青翎羽们应声而起:“我也是!三大部想来打我们,就让他们来!打死他们!”

铁丰默默坐在原地,神情很疲倦。

“第一,我们要继续维持与特尔敦部的盟约,名义上做他们的臣属也无妨。但是我们不会迁徙去他们的草场,更不会会与他们合营。须同烤火者约好,若是海东部和苏兹部想来攻我们,他不必来帮忙,只需去劫掠敌人老营。”

“呜!”青翎羽们拍打胸膛齐声高呼,这是表达赞同的方式。

“舅舅。”白狮看向铁丰:“烤火者那边,还请你出使。”

铁丰微微一愣,他收起倦色,沉声说:“放心。依我看,即便不与他约好,烤火者也会去抄另外两部老营。我们流血,他们吃肉。这种事情,烤火者很乐意。”

“第二,健食者和灰眼睛并非一条心,这是机会,要让他们互相牵制。言辞若是用在对地方,可抵万兵。我已经请大萨满前往海东部和苏兹部,为他们讲明利害。我们的力量虽然受损,但我们帮谁谁赢,打谁谁输!我愿意重申红云汗的盟誓,只奉金人后裔为汗。”白狮一摊手,笑着说:“我又不能称汗,三大部的真正对手可不是我。”

“呜!”青翎羽们再次欢呼,有人高兴地说:“大萨满站在我们这边,那我们还怕什么?”

“第三,今年秋天,我不打算组织战团东进打草谷。”

大帐内安静下来,众人有些遗憾:“至少派一点人去吧?有肉不吃,太可惜了。”

最新小说: 恋上刁蛮女上司张小凡苏西子 后宫成璧传 大医崛起 异位面事务所 斗破之开局建立木叶 我的技能有神通 魂穿混沌 怪物都市 从元尊开始的生活 我在东京跟诡异表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