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5)(1 / 2)

他所站的位置离她并不远。

宋纱纱目测了下,约摸一百米不到的距离,但尽管如此,他被打肿的脸仍旧能看得一清二楚。宋纱纱还想多观察一下,然而一群人蜂拥而至,唐南周与众人便消失在她的视线里。

宋纱纱记性很好,有过一面之缘的人也能记得住,方才那一群人里,熟悉的面孔就有四五个——小胖子,白子仲,和小胖子抱团玩的郑力,上次在操场见到的几个打群架的少年……还有罗晓棠。

“纱纱?”

景黎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她才回过神来:“嗯?”

“你在看什么?”景黎刚刚瞅了几眼,那儿半个人都没有。

宋纱纱说:“看到几个一中的学生了。”

景黎不感兴趣,看了眼时间,说:“我们去附近逛街吧!有好几家小店的衣服可好看了。我妈妈说了,七点前回家就可以了。”愿望总是美好的,景黎家中管束严格,说是七点前回家,两人逛了不到十分钟,景黎妈妈的连环夺命电话就来了。景黎没办法,只好提前坐公交回去。

两人一块在公交站等公交。

景黎住在城西,宋纱纱住在城东,完全不顺路。宋纱纱先送景黎上了公交车,并和景黎说到家后给她发条信息。景黎坐的公交开走后,没多久,宋纱纱等的公交车也来了。

这个点,人倒是不多。

宋纱纱若有所思地站了会,最后没上去,转身进了一家便利店。

.

周五放学后,是学生们的小狂欢。

KTV的包房里,小胖子扯着嗓子在唱《春风亲吻我像蛋挞》,不标准的粤语发音唱出来有几分喜感。郑力很捧场,直夸小胖子唱得像麦兜。

小胖子一曲毕,把话筒递给唐南周。

“周哥,要不要来嗨一首!”

唐南周面无表情。

小胖子和在场所有人都在装作没看到唐南周脸上的红肿,以及已经不太明显的巴掌印。没有人敢问唐南周,这脸上的伤怎么来的。在场的学生大多都是以前初中部跟着一块升上来的,成绩不够,钱与关系来凑,多多少少都知道周哥有时候脸上会带伤,怎么来的,不能问。一般这种时候,陪周哥嗨一嗨就好了。

于是,麦霸小胖子又唱了首自己改良的《死了都要吃》。

郑力虽然不是以前一中初中部的,但很懂眼色,跟着小胖子一块活跃气氛。

白子仲给唐南周开了一瓶啤酒,递过去。

唐南周仰脖就喝了半瓶。

白子仲起哄似地叫喊了一声,说:“周哥豪气!”

唐南周仍旧面色阴郁,脸上犹如乌云密布。

白子仲有点被揍的心理阴影,也不敢多说话,往周围看了看,随口问了句:“二班的罗晓棠呢?不是跟我们一块进来的吗?”今天出来玩的一中学生不少十一班的女孩,这会好些坐在一边吃果盘玩骰子,闻言,有人不冷不热地说了句:“谁知道她去哪里了,整天端着架子,看着就烦人。”

这时,包房的门被打开,刚刚被议论的主角走了进来。

罗晓棠径自走到角落,对白子仲说:“让一让。”

白子仲爽快,立马挪了位置。

罗晓棠手里有个白色塑料袋,能见到上面有百姓药房的标志。她拿出一管药膏,说:“唐南周,这管药膏消肿很管用。”说完,也没给唐南周,直接放在玻璃桌上,又站了起来,对小胖子说:“让我唱一首。”

小胖子一直留意这边的情况,有些傻眼。

白子仲看出了点道道来,张嘴又想起哄,却见唐南周皱起眉头,啤酒瓶一搁,说了句:“我出去抽根烟。”

.

KTV里空气不好,唐南周直接出了去。

他从口袋里摸出烟盒,来来往往的人不少,瞧见他脸上的红肿时总有人多看一两眼。少年仿佛丝毫也不在意别人的目光,在兜里摸打火机,摸了半天没摸着,想来是落在了KTV包房里。

他懒得上去,正好几十步开外有家便利店,索性走了过去。

打火机的位置很明显,唐南周第一眼就见到了,随手拿了一个,准备去结账的时候却听到有道脆生生的声音响起。

“180.45。”

一转身,就见到了宋纱纱,她坐在便利店的靠窗小吧台,朝他弯眉浅笑。

唐南周下意识地藏起手里的打火机,不着痕迹地扔回原先摆放的地方。这时已经将近七点,夜幕早已降临,擦得锃亮的落地玻璃窗倒映出一张显然不够英俊的脸。

宋纱纱说:“我有东西给你。”

唐南周沉默了会,最后还是走了过去。

最新小说: 西游签到五十年,开局斩猴王 开局从一只小小鸟开始 万劫至尊 擎天战王 都市之开局奖励十个亿 我有一个怪物编辑器 美漫里的恶魔果实 乌国行之捡了个正牌夫君 神秘复苏之我是前期大BOOS 继承山头后我和群鬼一起蹦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