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3(2)(1 / 2)

晚上六点的地铁正值晚高峰,上上下下都是上班族,地铁车厢里人挤人,宛如沙丁鱼罐头。

宋纱纱怕挤着小表妹,站得像是一堵墙。

小表妹长得娇小,看起来像是念小学,没两分钟就有人起身让座。小表妹说了句“谢谢”,坐下来后朝宋纱纱招手,说:“表姐表姐,我帮你拿书包。”

宋纱纱说:“别,书包不沉,你坐好就行了。”

车厢里人多,恰好到站有人下车,她转了个身就被挤到车厢门口。她努力稳住身体,然而来往人群凶猛,不一会就被挤得东倒西歪,所幸这个年纪身体柔软,尚能在夹缝中生存。

尽管人多嘈杂,可宋纱纱还是清晰地听到一声熟悉的哼笑,一抬眼,便见到某位一米八点四五的少年轻松地握着手环,忍俊不禁的表情一览无余。

宋纱纱难得有些窘迫,默默地扭过头。

过了会,她只觉有一道力扯住她的双肩包,尚未反应过来,整个人便随着力道挪动,等站定时,人已经在地铁门口和座位透明墙之间的安全位置,身前是那一道颀长的身影。

地铁里人群涌动,他岿然不动。

宋纱纱只觉鼻间充盈着少年身上的味道,耳膜似是有什么在跳动,砰咚砰咚作响。

她垂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地铁摇摇晃晃,偶然脑袋碰着眼前少年的胸膛。

唐南周目不斜视。

离目的地还有两站的时候,他才稍微往下看了眼,正好瞧到宋纱纱乌黑的脑袋。她头发很长,每次见她都是高马尾,用着普通的黑色发圈,怎么瞧都是好看的,尤其是现在,他能清楚地见到柔软又光滑的秀发,发质看起来很好。

眼角不经意一瞥,她的小表妹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们。

唐南周收回目光,继续稳稳当当地站着。

.

出地铁站后,小表妹拉着宋纱纱走在前面,唐南周走在后面。

小表妹说:“我同学说张家老爷爷的烧烤最好吃了,出地铁站后往东边走五百米就能看到了,是一个小摊档。唔……东边……上北下南左西右东,右边!”

宋纱纱被小表妹判定方向的直接给逗笑了。

“表妹,得先确定北边在哪里,你这里对的方向不是北。”

小表妹问:“啊,那怎么走?”

宋纱纱说:“我带你走。”说着,看了眼身后的唐南周。打从下了地铁后,他似乎就没怎么说话。一般三人出行,作为中间两方都认识的人,有义务活跃起气氛来,免得双方尴尬。不过小表妹是个自来熟,她倒是不担心,反而有些担心唐南周会觉得不自在,于是问:“你来过这边吗?”

唐南周走快了几步,与表姐妹并肩同行。

“我知道这里最好吃的烧烤在哪里。”

小表妹问:“不是张家老爷爷吗?”

唐南周说:“不是。”

篷圃这边有烧烤一条街,出地铁口后直走转个弯,车水马龙的霓虹世界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热闹到极致的小食街。扑鼻而来的烧烤香气,羊肉串,烤海鲜,麻辣烫……数不清的小食,数不清的摊档和店铺。

小表妹口水直流,不停地吞咽口水。

眼下才七点不到,还不是小食街最热闹的时候,摊档的老板们都认得唐南周,有一人打了声招呼后,陆续都有打招呼的声音响起。

“哟,周哥,来吃烧烤?来我家吃吗,打五折。”

“什么打五折,你也够吝啬的,来我家吃麻辣烫,打三折!”

“周哥晚上好。”

“周哥,今天安全不?”

“小周哥,和同学来吃完饭呀?”

……

一路上都是打招呼的声音,唐南周没有怎么回,都是点头示意。小表妹看得目瞪口呆,觉得不可思议,拉着宋纱纱咬耳朵:“表姐,这位小哥哥是什么大佬吗?”

宋纱纱想起初见时他在小面馆里挥斥方遒指点江山的模样,深沉地说:“是。”

小表妹登时脑补了大佬小哥哥脱掉衣服,露出半身青龙纹身,脚踩摊档,放荡不羁地说砍人的模样,不由肃然起敬,悄悄地往表姐身边靠了靠。

本来想说她同学真的说张家老爷爷的烧烤最好吃了,现在决定闭嘴了。

大佬说什么都对!

.

唐南周最后在一家不起眼的小店停了下来。

宋纱纱看了看,虽然不起眼,但店面干净,尽管还没到宵夜时间,可这会小店里已经坐满了。老板显然是认识唐南周的,见着唐南周,相当热情地打了招呼,还招呼店员从屋里搬出一张折叠桌。

“小唐哥,吃什么自己勾嘞!”

最新小说: 冰鉴离枪 我的大明不是这样的 我在大明做海贼 无敌从越狱开始 开局一个厨神系统 这个法爷不太正经 我在幕后打造江湖 大唐签到十八年突然发现是西游 西游签到五十年,开局斩猴王 开局从一只小小鸟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