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4(2)(1 / 2)

考试时间是两天,第一门考的是语文,考试时间从七点半开始。

阶梯教室不到七点就开了,宋纱纱到达的时候,阶梯教室里已经坐了不少学生。宋纱纱找到自己的位置,摆好考试工具,一个透明文具袋,里面是尺子橡皮2B铅笔,还有两支签字笔,几张草稿纸,以及学生证。

她又从书包里拿了个锈红色的水壶。

宋丽知道她今天月考,老早就起来煮了枸杞参茶,装了一水壶让宋纱纱带去提神。小表妹还给她送了一瓶五十毫升的清凉油,说是如果考试打瞌睡的话可以抹在眼底下,能够瞬间辣醒。

虽然她从不在考试期间打瞌睡,但小表妹的心意十足,她还是摆了出来。最后,她拿出语文课本,开始温习古诗词。

景黎也来得早,到阶梯教室后就跑来宋纱纱这边。

“我昨晚临时抱佛脚,做了一套数学模拟真题,对了分数后,我觉得我惨了,要是不及格多难看啊,”显然的,小锦鲤是典型的偏科人士,“你不晓得哦,我非常有大考运,平时成绩都一般,通常只在大考超常发挥。我中考的时候比平时的成绩考多了六十分,成绩出来的时候我自己都不敢置信。后来想了想,我好像真的是每逢大考就运气好。”

小锦鲤苦兮兮地表示:“这次月考绝对要栽了,少不了被老顾批评。”

宋纱纱安慰她说:“那你可以在文科上多拿几分,以后分科就好了。你语文好,等会考语文的时候好好写。”

景黎是个很会自我安慰的乐观女孩,被宋纱纱这么一说,苦兮兮的表情不翼而飞,又瞬间兴致勃勃地说:“你在背诗词是吧,我来考你一句,你来考我一句,加强记忆。”

宋纱纱说:“好。”

考着考着,注意力不太集中的景黎瞄到了宋纱纱的前桌。

“……咦?你前桌是十一班的林傲天啊。”

话音未落,顶着黑眼圈的小胖子就来了。

“喂,你坐了我的座位。”

今天月考,小胖子父亲老早就把他叫醒,送来了学校。这会见到有人在他的座位上,心情更加不好,语气也有几分不善。直到注意到是景黎后,才说:“是你呀,尖子班的学生。”

景黎连忙站起来,说:“啊,对不起,你坐你坐,我现在就回去。纱纱,你好好考,我……”

话还没说完,小胖子忽然叫了声,吃痛地捂着脑袋:“他妈的谁打……周、周哥,早!”本来还有几分的睡意现在通通飞走了,取而代之的是无比诧异,“哇擦,周哥,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平时考试都是踩点到的人今天居然提前了半个小时。”

“就你话多,过来我这边。”

一只手扯着小胖子的书包,走了。

景黎也不知道该走还是该留。宋纱纱说:“你坐我隔壁吧,我们再互相考十分钟。”

于是,景黎和宋纱纱把能考的都背了一遍,两人还互相提醒容易犯错的字,比如《老子》的大音希声,大象无形的“象”字容易写成“相”,又比如白居易的《大林寺桃花》中的长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的“长”字容易错为“常”。

直到景黎离开后,小胖子才回来了。

他有点莫名其妙,周哥喊他过去也没说什么,让他干坐了十分钟,不过他也没有闲着,把今天的早餐荷叶糯米鸡给吃了。吃饱喝足后,小胖子精神得很,从书包里拿出三只笔,握在手里,念念有词:“求佛祖观音上帝保佑,选择题多撞对几道。”

很快的,小胖子就意识到最该拜的学神坐在自己后面。

他扭过头,谄着笑:“宋纱纱同学,等会能借我抄吗?我只抄数学的选择题,选什么,你踢我凳子就好了。A一下,B两下,以此类推,我中午请你吃……”食堂两个字还没说出来,他就见到斜后方的周哥阴森森地看着他。

小胖子:“呃……宋纱纱同学,你当我没说过。”

说起来,周哥这人惹老师烦的事情干得不少,譬如逃课,譬如打架抽烟,唯独在考场上很有原则,从不作弊。念初中的时候,小胖子弄到了答案,揉成小纸团扔给了他,他也没看一眼又扔回给他。后来小胖子就知道周哥对于作弊这事儿,不太喜欢,宁可考着可怜兮兮的七八分,也不会去抄。

.

不过自古以来,考场舞弊现象层出不穷,尤其是现在高一年级系统随机安排位置,更是造成了学生考场素质参差不齐。小胖子决定要当一个不违背周哥原则的好兄弟时,考场上的其他人小心思仍旧很是活跃。

语文还好,毕竟文字多,题目大多是主观题,能抄的地方不多,等到了第二门考数学的时候,安安静静的阶梯教室里隐藏着不少蠢蠢欲动的作弊心。

最新小说: 神级中场巨星 相亲相到idol选秀节目 惊惧派对 冰鉴离枪 我的大明不是这样的 我在大明做海贼 无敌从越狱开始 开局一个厨神系统 这个法爷不太正经 我在幕后打造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