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6 (4)(1 / 2)

宋纱纱不知道要如何形容此时此刻内心的感受。

她看着眼前的文件袋,内心似是有什么在炸开,带着比地暖还要暖的东西,包裹着整颗心脏。半晌,她才问:“我要怎么感谢你?”

唐南周说:“周哥不需要女孩子的感谢。”

他的语气轻飘飘的。

宋纱纱忍俊不禁,还是说:“真的?”

唐南周说:“你别再进医院就行了,那天……”他停了停,只觉后怕极了。到了医院门口,他正要去挂急诊科的时候,身旁的宋纱纱一声不吭的都不带打个招呼就晕过去了,脸色还白得瘆人。

他当场吓得脸色大变。

他又问:“现在完全好了吗?”

宋纱纱说:“当然是完全好了,不然医生也不让我出院。本来前天可以出院的,我姑姑非要让我再住两天……现在只要清淡饮食半个月,以后稍微注意些就完全没问题了。”

“嗯……”

宋纱纱又看了眼文件袋。

唐南周说:“你可以现在拆开来,不过人数很多,你半天未必能看得完。”

宋纱纱说:“没事,我带回家再看,”她看了看时间,又说:“我是偷偷溜出来的,我姑姑下午五点点半下班,我要在六点前赶回家。不然姑姑一定会担心我的。”

她那边坐公交过来,已经花了一个小时,如今已经是四点出头,也差不多该回去了。

唐南周说:“不要坐公交回去,我给你叫一辆出租车。”

宋纱纱说:“我……没事的……”

“刚出院,和别人挤什么公交车?听你周哥的。”说着,唐南周还真的拿了家里的座机,叫了一辆出租车。过了会,才挂了电话,说:“司机说二十分钟后到,五点前不会堵车,坐出租回去的话,你五点半前就能回到家。”

他又对宋纱纱说:“现在还有二十分钟,你可以先看看文件袋里的照片,”瞄了眼桌上的水杯,又说:“我再给你倒杯水。”

他一把捞过水杯,三步当两步地就冲进了厨房,速度快得宛如一道闪电。

好一会,他才出了来,再次给宋纱纱递上一杯温水,而他自己捧着一杯加了冰块的可乐,稍微拉开一点围巾的空隙,仰着脖子咕噜咕噜地就喝了大半杯。

玻璃杯搁在桌上,发出不轻不重的一道声响。

宋纱纱看向唐南周,想起了今天早上小表妹说的话——“这几天大佬小哥哥一直没来上学,跑去X大附中低声下气地讨好着一个叫沈以原的男生,还去打群架了,弄得一脸都是伤。”

她忽然喊了一声“唐南周”。

唐南周问:“怎么?”

她说:“这份文件,你找谁黑的?”

唐南周问:“你还想黑什么?”

宋纱纱说:“X大附中的学生?沈以原?”

唐南周有些诧异,说道:“洋娃娃看不出来啊,你来S市不到一个学期,也不玩游戏,竟然还知道沈以原这个人,”他往沙发一坐,又懒洋洋地说:“确实是找他弄的,他和我们差不多年龄,却是个高手,不仅仅打游戏打得好,而且还是个厉害的黑客,就是人有点傲,不过没有你周哥搞不定的人。一中唐南周的名号,S市中学没人不知道,你周哥的名号一报出来,沈以原没有任何犹豫就答应帮我。”

他举了举拳头,说:“周哥拳头硬,威胁得了人,还能保护洋娃娃你。”

宋纱纱问:“真的?”

唐南周开启吹牛皮模式:“会有假的吗?你去X大附中打听下就知道沈以原见到你周哥,二话不说就问我需不需要帮忙,他仰慕我已久,老早就想认识我了。我现在递个枕头过去,正好合他的心意。他把资料给我后,还跟我打了几盘游戏,不得不说,你周哥在游戏方面也相当有天赋,沈以原输得惨不忍睹,表示以后见到我一定绕着走。”

唐·吹牛皮不打草稿·南周越说越离谱。

宋纱纱的眼眶却忽然红了。

唐南周瞬间坐直了身体,整个人有点慌,问:“是不是胃又不舒服了?”他伸手去摸桌上的那一杯温水,没由来的说了句:“难道是矿泉水放太久过期了?”

最新小说: 我就是能投进 海贼之弹簧果实 军武之巅 当游戏接通现实 我不是宇智波啊 全球时代:怪兽降临 三国:曹贼,放开那个女人! 不灭圣影 桃运小神医 洪荒之我的背景太无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