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8(1)(1 / 2)

宋纱纱过来的时候,正好就见到小胖子边数钱边吆喝的模样,手指头难得灵活地算钱,一块一块的,面额很小,还有五毛,一分的钢镚,但他数得格外开心。

叉烧包一样的胖脸笑得眼睛成一条细缝。

宋纱纱:“……林傲天?”

小胖子闻言望来,立马重咳一声,钱包麻溜地一盖,塞进裤兜里。

“宋……宋纱纱。”

宋纱纱觉得有点奇怪,说:“你怎么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

“没有没有,你想多了,”他又咳咳两声,说:“你……你是来看成绩总排名的吧?不用看了,你年级第一,”一顿,又颇自豪地说:“我们周哥九十九!”

对于自己考第一名的成绩,宋纱纱并不意外。

对于唐南周考九十九的成绩,她也不惊讶。高一下半个学期,唐南周认真学习的样子她是看在眼底的,期中考和临近期末的一次月考,唐南周虽然没有挤进前一百名,但也在一百名开外,离九十九名只差了二十分。

他的不足在于初中三年没有打好基础,以至于有些题目不能融会贯通。

二十分的差距不大,有些题目死板,只要记住公式,即便基础没有打好,也是能够拿分的。

所以期末考里,唐南周能挤进前一百名,她是完全没有任何惊讶的,况且她早在期中考试的时候就惊讶过一次了。

她还想挤进人群。

小胖子问:“你还要看谁的?我帮你看。”

宋纱纱看了眼小胖子,说:“你挺热情的啊。”

……能不热情嘛!这是大嫂啊!

小胖子本来想调侃一句的,可是一想到周哥,立马没那个胆子了,搓着手,说:“同学,都是同学。”

宋纱纱问:“锦鲤在第几?”

“好勒。”

小胖子利用身体加过往狐假虎威的形象,迅速就在人群中开辟出一条小道。

宋纱纱看着小胖子,没由来的想起一年前的事情。

那会,她刚来S市,在一中也是人生地不熟,在公告栏前认识了景黎。

如今一眨眼,一年就过去了。

小胖子很快就出了来,说:“第三十九,”瞄了眼宋纱纱手里的袋子,诧异地问:“这是景黎的东西?”

宋纱纱说:“锦鲤昨天生病了,今天来不了学校,这是她的成绩单和暑假作业,等会我给她送家里去。”话音还未落,小胖子就接了一嘴:“不行不行。”

宋纱纱一愣。

小胖子一咳,猛地探前身体,一把捞过宋纱纱手里的袋子,说:“我送我送,我和锦鲤关系好,家里顺路,我给她送。你……你……你……”

支支吾吾半天,才说了句:“你回家吧,一定要坐公交回去。”

宋纱纱问:“为什么?”

“哎,你别管这么多,你快点回去吧,我去给景黎送东西。”说着,溜得飞快,转眼间就消失在校门口。宋纱纱面露狐疑之色,不过也没多想,过了会也离开了校园。

.

今天学校只开放半天,以供学生拿成绩单和暑假作业,下午过后,高中为期两个月的暑假就正式拉开序幕。

宋纱纱在暑假里也没有闲下来,她报了两个兴趣班,一门语言,一门乐器。语言是法语,乐器是古筝。法语是第一次接触,古筝倒是念初中的时候学过半年,后来因为转来S市就没再碰过。

父母离世后给她留了一笔遗产,姑姑替她保管着,等她成年后再接手。

报兴趣班的钱,宋丽本来是打算从自己的私房钱里出的,但宋纱纱不愿意,好说歹说的和她分析了半天,才把宋丽给说服了。于是从下周开始,宋纱纱一三五上法语课,二四六上古筝课,周日休息,加上预习高二的课程,她的暑假可以说是安排得极其丰富。

下了公交车,忽然有人扯了扯宋纱纱的手。

她低头一看,是个只到她大腿的小女娃,长得胖嘟嘟的,穿着一件粉白色的小裙子,脸蛋上还有两个小酒窝,有点儿眼熟。不过却想不出在哪里见过。

小女娃软糯软糯地喊:“姐姐。”

宋纱纱蹲下来,问:“小妹妹,怎么了?”

小女娃说:“我哥哥不见了。”

宋纱纱登时明白是小孩子走散了,她头脑清晰,放慢语速,温柔地问:“你哥哥叫什么名字呀?记得电话号码吗?知道家住在哪里吗?”

小女娃却“哇”的一声哭出来。

宋纱纱摸摸小女孩的脑袋,问:“吃过午饭了吗?姐姐带你去吃东西好不好?不哭才能吃东西哦。吃完后,姐姐再带你去找哥哥,好不好呀?”

小女娃的眼泪瞬间停住,倒也不怕生人,喜笑颜开地说:“我想吃曲奇饼干。”

宋纱纱口袋正好有零钱,不远处就有一家便利店,正想说话时,却见小女娃直勾勾地看着对面的面馆,也不知看到了什么,有些慌张地说:“姐……姐,我想吃面。”

宋纱纱说:“好。”

她牵着小女娃进了面馆,问老板要了一碗豌豆炸酱面,还给小女娃买了一杯酸梅汤。她倒是不饿,家里姑姑做了午饭,等会还要回去吃,于是只坐在小女娃身边,看着她吃。

墙上的电视机播着午间新闻。

宋纱纱不由想起一年前,电视机里播着晚间新闻,她初来乍到,在这家面馆里吃着鸡丝凉面,然后没多久就遇见了唐南周。

最新小说: 桃运小神医 洪荒之我的背景太无敌 雀王之王 武侠:开局被邀月抢亲 在镖人成为传说 我们中混进了奇怪的家伙 从功夫开始穿越影视世界 藏娇记事 洪荒之法宝批发商 次元萌新聊天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