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8(2)(1 / 2)

两个人之前相处时是带了七八分的小暧昧,但仗着朋友的关系,不管多暧昧,那一层纸没戳破之前,相处起来就是比普通朋友多了几分特殊。

现在身份得到了两个人口头上的一致承认与改变,作为从未谈过恋爱的两人而言,相处起来都有些微妙的变化。

对于这个变化,宋纱纱的内心是有些不适应的。

但不是不好的那种,而是带着三分紧张四分忐忑剩余三分则是满腔甜蜜的那种。

谈恋爱也是一门学问,向别人请教能少走弯路。

宋纱纱决定把谈恋爱纳入自己的暑假学习课程中,用最严谨最认真的态度去对待。

……那么,找谁请教呢?

宋纱纱第一个想到的人是自己的小表妹。

她回忆了下。

小表妹和郑力谈恋爱谈得悄无声息,还相当迅速,若不是那天正好在图书馆的咖啡馆里碰见,她也未必能发现小表妹谈恋爱了。有些人在某些事情上天赋极高,甚至可以无师自通,想来小表妹就是这种人。

只不过……

宋纱纱最后还是否决了小表妹。

小表妹谈恋爱的事情,她是瞒着所有人的,将近一年的事情,保密功夫做得密不透风,就连她这个表姐,除了最开始时问过喜欢是什么感觉的问题之外,便再也没提过这茬事儿。

所以小表妹不说,她也当作不知道。

那么还能向谁请教?

宋纱纱略微沉吟,拨通了一个电话。

“……不不不,性质是不一样的。”听完同桌的烦恼后,景黎带着浓厚的鼻音说:“虽然我是写言情小说的,但很多人都会陷入一个误区,认为写言情小的人经验一定丰富,拥有无数谈恋爱的手段,但不是的。最起码我不是!小说和现实有差距,我是给读者造梦的,打造一个充满粉红泡泡的少女心世界。有人说,只有谈过恋爱才能写得深刻动人,但我不这么认为。相反,因为没有谈过恋爱,对恋爱的憧憬更加理想化,更加梦幻,更加能让读者喜欢。”

景黎得出结论。

“……所以我觉得我不能给你提供帮助,但是我觉得谈恋爱嘛,都是顺其自然的,刚开始不适应,慢慢就好啦。”似是想到什么,她又说:“而且我觉得唐南周应该挺会谈恋爱的吧?你跟着他的节奏走就好了……”

“哦……”

景黎听到电话那头有纸张翻页的声音,问:“你不要告诉我,你边向我感情求助边在写暑假作业?”

这事儿,景黎觉得她的同桌做得出来。

她同桌在学习上勤奋刻苦得让人害怕,且自制力强得让她只能佩服得五体投地,前几天听了纱纱的暑假安排,她只想跪下来喊爸爸。一般人都是在暑假前列好种种积极向上的计划,譬如这些书我要全部看完,早上要练字,晚上要加强英语的学习,暑假结束后我就是不一样的我,是闪闪发亮光芒四射的烟火。计划很美好,现实很骨感,暑假第二天睡了个懒觉,起来后决定先休息一天,明天再继续努力……然后明日复明日,在何其多的明日之后,暑假结束,带回来的书以及所有雄心壮志通通沾满灰尘,最后几天在疯狂赶暑假作业的激情中表示没事儿咱们下个暑假再接再厉。

以上是大多数包括景黎在内的暑假常态。

但是景黎很清楚她家同桌不在一般人的范畴里,而是列了计划就真的会去执行。

往往优秀的人会更加勤奋努力。

景黎早早意识到这一点,决定在家当一条吃喝玩乐意思意思地努力几下的咸鱼,只是她同桌这种边打电话咨询感情问题还边做暑假作业的人太拉仇恨了!

如果纱纱回一句是,她一定要和她绝交一秒钟,再去找她借作业抄!

“……不是。”

景黎稍微松了口气,“还好还好,那你在看书?”

电话那头沉默了会……

“我本来是想等你给我意见,我总结一下。”

“扑哧”一声,景黎笑了出来,她哈哈哈哈哈地说:“不行,我的发烧要被你笑没了,这么一本正经做感情笔记的人你可能是我认识的第一个,我能写进我的文里吗?哈哈哈纱纱你太可爱了。”

宋纱纱合上笔记本。

“……景黎,我要和你绝交。”

.

与此同时。

唐大佬正在和他的小弟们开会。

地点在一个餐馆的小包厢。

不过男孩和女孩侧重点总是不太一样,譬如知道自家周哥终于抱得美人归后,首先好奇的第一个问题是——

“周哥,亲了吗?”

最新小说: 相亲相到idol选秀节目 惊惧派对 冰鉴离枪 我的大明不是这样的 我在大明做海贼 无敌从越狱开始 开局一个厨神系统 这个法爷不太正经 我在幕后打造江湖 大唐签到十八年突然发现是西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