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8(5)(1 / 2)

几个男人头也不回地往码头走去。

停靠在码头旁有一艘货船,白色的船身上写着“飞跃号”三个字。宋纱纱收回视线,见到身边的唐南周目不转睛地看着几个男人远去的身影,说:“那一位船长看起来和船员年纪差不多大,居然已经是船长了,而且他的船员们似乎很怕他。”

唐南周说:“在船上,船长就是最高领导,得担负起全船的生命与责任。”

宋纱纱感慨:“能在一样的年纪当上船长,背后肯定比常人付出的更要来得多,”她顿了下,似是想起什么,开玩笑说:“他给你抛橄榄枝了,你要去吗?”

唐南周拒绝得干脆果断。

“不去。”

宋纱纱微微一怔,笑说:“想都不想?你不是很喜欢大海和船吗?”

唐南周看她一眼,说:“在海上工作的人,一年回陆地的机会屈指可数,我要去了,你怎么办?”

宋纱纱弯眉道:“那我等你呀,你在追逐自己的梦想,我愿意支持你,也愿意等待,大不了就是异地恋,异国恋,异星恋我也等你。”

唐南周也笑了,问:“你能等我多久?”

宋纱纱认真地想了想,说:“如果我一直喜欢你,那我就一直等你。”

“哦……”唐南周牵上她的手,说:“你没有不喜欢我的机会了。”

宋纱纱说:“那我就一直喜欢着你好了,所以你也要一直喜欢我,一言为定哦。”说到后面时,她的语调微微上扬,带着一丝难得的调皮,唇有一抹好看的弧度。

唐南周多看了几眼,才说:“不用一言为定,遇见你前其他人不能入我的眼,遇见你后我看不见其他人。”

他说这话时,语气神态都自然极了,仿佛在说一句再普通不过的话。

宋纱纱听得心如鹿撞。

唐南周其实有些偏科,理科格外拔尖,文科有些差,尤其是语文成绩,作文分数差得惨不忍睹。然而语文再差,谈了恋爱的人,都有一颗当诗人的心,说出来的情话浑然天成。

没有女孩不喜欢这样的情话,知道是一回事,亲耳听见自己喜欢的人说又是另一回事,不然千百年来也不会有那么多的痴男怨女在“我爱你”三个字上反复沉沦。

宋纱纱心里愉悦到了极致,连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唇角在微微上扬。

她拧开矿泉水瓶喝水。

七八月的正午太阳毒辣,她戴了一顶遮阳帽,仍觉不顶用,兴许是太晒的缘故,总觉口渴,下了地铁口走来吴淞港口,一整瓶矿泉水已经喝得七七八八。

最后一口喝完,她找了个垃圾桶扔了,一回首,却见唐南周盯着她看,目光里有几分灼热。

“……我脸上有什么?”

她的唇形圆润饱满,刚刚沾过水,此刻有着水的光泽,又红得惹眼。

他咽了口唾沫,挪开视线,说:“没什么,饿了吗?”

然而说着,视线又忍不住再次放到她的嘴唇上。

……想亲。

……会不会太快?

……洋娃娃会不会不喜欢?

……洋娃娃会不会反感?

……想亲。

……算了,时机不对。

唐大佬内心的纠结,宋纱纱完全不知道,但却知道她男朋友一直在偷看她的嘴巴,她不动声色地擦了擦嘴角。今天出门的时候,她涂了会变色的润唇膏,景黎借给她用的,说是会根据每个人唇色的不一样,以及光线会变成不同的颜色。

难道变成奇怪的颜色了?

宋纱纱想照下镜子,但这儿不太方便,于是说:“我们去吃饭吧。”两个人离开吴淞港口,返回地铁,坐了几站路到了一家预约好的日料店。

吃饭的地方是唐南周挑的。

到达后,他和宋纱纱说是随便挑的。

实则是做过功课的。他让郑力去问小表妹宋纱纱的喜好。虽然平时也没少和宋纱纱一起吃饭,也大致摸出了宋纱纱喜欢和不喜欢的东西,但小表妹是女朋友的亲人,肯定能知道得更多。

小表妹说纱纱喜欢吃这家店的焦糖布丁,每次吃都会心情很好。

所以唐南周才定下了这家店。

不过唐大佬可能不知道一件事。

最新小说: 老子是全村的希望 我就是绝代球星 如虎 这个东京有妖气 神级中场巨星 相亲相到idol选秀节目 惊惧派对 冰鉴离枪 我的大明不是这样的 我在大明做海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