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8(10)(1 / 2)

宋纱纱的古筝老师得了流感,周六那天请了假,正好下了磅礴大雨,宋纱纱索性不出门留在家里看书。下雨天,抱着书坐在窗台旁,于宋纱纱而言是一种享受。

雨天看书,别有一番情怀。

那本研究生物遗传学的书,宋纱纱看到后面已经不需要电子辞典,速度也越来越快,在昨天晚上,她已经结束了这本书的阅读。今天她打算放松一下,选择了景黎送给她的书。

书是景黎写的,想象力很丰富,从她的角度看来,逻辑和情节上有硬伤,但作为一本言情小说,无伤大雅,而且情节一环扣一环,很有景黎式的欢脱。

尽管主角名字不叫景黎,可是宋纱纱很容易就代入自己的好朋友,书里真的是到处都是景黎自己的影子。

宋纱纱看得忍俊不禁,好几处都捧腹不已。

忽然,有人敲了敲门。

“表姐,是我。”

“进来。”

小表妹探出半个身体,眨巴着眼睛,问:“表姐哦,要吃蛋糕吗?我买了蛋糕和奶茶,草莓蛋糕和波霸,是你喜欢的甜度哦,五分甜的。”

宋纱纱一瞧就知道小表妹话在后头,把书搁下,说:“特地给我买的吧,说吧,是不是又想出去玩?”

小表妹拎着蛋糕盒和奶茶进房间。

宋纱纱一瞅蛋糕盒,就眯起眼睛,说:“LM家的蛋糕?一小块也要六十块钱,表妹,你是不是闯祸了?你和我说说,我帮你想办法,尽量在姑姑发现前帮你解决。”

小表妹眨眨眼,一副支支吾吾的模样。

宋纱纱微微沉吟,又说:“看来不是闯祸。”

小表妹重咳一声,说:“看来瞒不过表姐,我……我就是受人所托,来问一句表姐你最近心情好吗?有没有在生谁的气?”

……受人所托。

宋纱纱抓住了关键词,问:“唐南周让你来问的?”

小表妹立马把大佬小哥哥给卖了。

“是的!大佬小哥哥觉得你生气了,不开心,拿蛋糕和饮料来贿赂我,让我来问表姐你为什么不开心,为什么生气?”

宋纱纱说:“我没生气,也没不高兴。”

小表妹问:“真的?”

宋纱纱说:“真的。”

小表妹重重点头:“好的!我明白了!”

等小表妹一走,宋纱纱的电话又响了起来,电话屏幕显示的是“小锦鲤”三个字。宋纱纱接了,说:“巧了,我正在看你的书,书里的女主跟你很像……”

电话那头嘿嘿嘿地笑,似是有些不好意思,“别别别,别和我讨论我的书,我害羞。”

宋纱纱明白创作者都有自己的癖好,也没多说,很快便转移了话题,问景黎要不要吃蛋糕,要的话等雨停了她给她送过去。

景黎说:“不用不用。”

宋纱纱说:“LM家的千层,确定不要?”

“不用……真的不用。”景黎似是在斟酌什么,深呼吸,表示:“其实我已经有了,是你家男朋友让林傲天冒着大雨送来的,他让我来打听你为什么生气,为什么不高兴……”

如果说小表妹是间接卖了唐南周,景黎这就是彻彻底底直接卖了。

宋纱纱哭笑不得。

景黎问:“你们怎么了?”

宋纱纱说:“没事,我等会直接给他电话。”

景黎问:“那蛋糕我是不是能安心吃了?”

宋纱纱说:“嗯,吃吧。”

电话挂了后,宋纱纱把蛋糕吃了,把波霸奶茶也喝了。想到唐南周的举动,她就觉得有些可爱,本来有那么一点点的气也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确实是生气了,但是生的不是唐南周的气,而是自己的气。

她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所以才郁闷了一周,没想到自己的男朋友会想这么多,竟然还贿赂自己的朋友和表妹来打听了。她摇摇头,又笑了下。

很快的,拨通了电话。

唐南周那边是秒接。

宋纱纱说:“我真的没有生你的气,也没有不高兴。”

唐南周问:“真的?”

宋纱纱说:“真的,比珍珠还要真。”

然后,宋纱纱又和唐南周聊了聊生活琐事,足足半个小时挂了电话。只不过宋纱纱肯定想不到,在她挂了电话后,唐南周那边的替周哥分忧小分队围绕两人半个小时的通话展开了激烈的分析。

最新小说: 我就是能投进 海贼之弹簧果实 军武之巅 当游戏接通现实 我不是宇智波啊 全球时代:怪兽降临 三国:曹贼,放开那个女人! 不灭圣影 桃运小神医 洪荒之我的背景太无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