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9(9)(1 / 2)

王鹰从未见过如此强硬的宋纱纱,一时半会竟无法反应过来,直到宋纱纱目光沉沉地瞪他一眼,他才回过神来,心里头没由来竟有几分后怕。

……这和他想象中的班长不一样。

王鹰接下来没有作声,默默地跟着宋纱纱和景黎去医院,看着宋纱纱游刃有余地挂号,等着医生来处理伤口,随后又和景黎将他送回家,面不改色地向他父亲解释伤口的由来。

扯的谎言简直天衣无缝,差点令他都要信以为真了。

王鹰心里很难受,始终觉得班长为了一个唐南周变了,可是他什么都不敢说。

离开王鹰的家时,已经是中午过后,忙碌了一个上午,宋纱纱的眉眼稍显疲惫。

景黎问:“纱纱,我看你挺累的,要不回家休息吧?”

宋纱纱说:“你是不是该回家了?你出来这么久,阿姨会担心的吧?”她知道景黎家里管得特别严格,尤其是她妈妈,晚上在外面多待个十来分钟,都会遭遇电话连环call。

有好几回,景黎都特别尴尬。

她妈妈总怕她和不三不四的人学坏了,对她结交朋友的事情上看得特别紧。有时候宋纱纱还会接到景黎妈妈的电话,来验证景黎说的话是真是假。每当这种时候,景黎的表情就会格外难堪。

宋纱纱明白每个家庭的教育方式不一样,身为一个外人也没资格说什么,每次都是恰到好处地化解景黎的尴尬。

所以现在景黎出来了那么久,她有点担心景黎家里会不高兴。

景黎知道闺蜜在担心自己,摆摆手,挤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说:“没事儿,我妈最近管我松很多了,”她笑眯眯地说:“我不是出版了书嘛,虽然钱不是很多,但学费和生活费都可以自己付啦。之前政治课上有句话说得很对,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我自己赚了钱,我妈妈管我的时候底气也没那么足了。所以你不用担心我,倒是你,天上忽然砸来一个王鹰,现在是解决了,但你是不是还要去找唐南周?”

景黎细心如尘。

宋纱纱点头。

景黎问:“要我陪你去吗?”她弯曲右臂,假装自己有强壮的肌肉,拍拍软趴趴的肱二头肌,“我可以证明你不是单独和王鹰一块去的医院。”

宋纱纱忍俊不禁,伸手拍她。

“得了,你脑子里又在脑补什么小剧场?我和我男朋友之间这点信任都没有吗?我拉你去,不是怕南周误会,是怕王鹰误会。你先回家吧,我等会和南周说一说,问清事情原委就回家休息。”

.

宋纱纱送景黎上公交车后,才上了另一辆公交车,前往唐南周的小区。

仔细算来,她去唐南周的家已经很多次了,现在已经是轻车熟路。连小区的门卫也认识她,不用唐南周下来,也会放她进去。到唐南周的小区后,她先给唐南周发了条短信。

然而过了五六分钟,唐南周也没有回她。

她索性打了个电话过去。

……显示无人接听。

宋纱纱给小胖子打电话,得知唐南周在家时,不由有些担心。上次不接电话的状况,是他正好发烧了,烧得糊里糊涂的,自个儿也不知道。要不是她给电话给的及时,恐怕脑子都烧坏了。

一个人住,家政阿姨又是定时定点来的,有时候生病了难免没人照顾。

宋纱纱越想越觉得可怕,也不知是不是被景黎的大脑洞给传染了,此刻已经想象出唐南周一个人气息奄奄地倒在家里的浴缸。如今十月中旬,正是天气转凉的季节,S市秋季短暂,天气变幻无常,一场雨下来,一转眼便已是凛冽寒冬,羽绒棉袄齐齐上阵。

这种容易生病的季节,昨天又拼全力比赛,松懈下来容易得病。

宋纱纱不再多想,急匆匆的便进了小区。

电梯停靠时,她从包里拿出唐南周家的钥匙,插入钥匙孔,旋开,门扉“咯噔”的一下,与此同时,她听到屋里唐南周中气十足的声音:“我不回去!滚!”

宋纱纱抬眼望去。

最新小说: 我就是能投进 海贼之弹簧果实 军武之巅 当游戏接通现实 我不是宇智波啊 全球时代:怪兽降临 三国:曹贼,放开那个女人! 不灭圣影 桃运小神医 洪荒之我的背景太无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