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0(2)(1 / 2)

宋纱纱很少会有心虚的情绪。

然而,这一回家长会还未开始,宋丽一路都在夸赞宋纱纱,并不厌其烦地提着“早恋”两个字。小表妹低着头,也不敢在后视镜里与自己妈妈的视线对望,生怕被看出什么。

……家里有一个被发现早恋已经够惨了,不能拖表姐下水!

于是,车开了一路,车后座的两位少女沉默又沉默。

终于到达学校,宋丽先让两个小姑娘下车,自己去停车。

等宋丽一走,小表妹心有余悸地说:“表姐,我够义气吧,一个字都没讲。”

宋纱纱说:“晚上请你喝奶茶。”

“波霸,三分甜,少冰。”

“没问题。”

没多久,宋丽折返,让宋纱纱带路去教室。今天全校开家长会的日子,校园里热闹得很,各式各样的家长穿梭其中,不少身边还伴有自己的孩子。也有学生返校,在篮球场上打篮球,操场上也有在踢足球。

粗略一眼扫去。

宋丽的眼睛宛如探测恋爱雷达一般,瞅见跑道上有一男一女走在一起,举止亲密。

刚打住的话题又再度开启。

小表妹再度被送上早恋的十字架,宋丽在下头拾柴添火,把一旁的宋纱纱烧得愈发心虚。

“……秦澜,你妈跟你讲,你下次考试不好好考,我就棒打鸳鸯了。等会开家长会,你跟我一起在里头坐着,让你表姐给你找张小板凳,提前感受下高二尖子班的氛围。不给你点压力,你就没法进步。唉,你瞧瞧你,再瞧瞧你表姐……现在好好学习,该谈恋爱的时候再谈恋爱,不好吗?非要这么早谈恋爱……”

小表妹英勇上前,“嗯嗯啊啊”地表示乖巧。

终于熬到教室门口,老顾立马上前和宋丽打招呼,话题算是彻底打住了。

虽然离家长会开始还有半个小时,但是高二的重点班的家长们都十分关心自己孩子的学业,大多提前到达,只剩一小部分的座位是空的,不少老师围着老顾聊天。

教室外还有其他科目的老师被家长们拉着聊天。

今天被喊来帮忙的学生不止宋纱纱一个,还有班级里的几位班干部,宋纱纱来得算晚,这回派发小册子和成绩的工作已经完成得差不多了。

她绕过门口拥挤的家长们,走到第二组第一排前。

家长签到表上,唐南周那一行是空的。

意料之中。

前天晚上,她问过唐南周的。

唐南周并没告诉家里家长会的事情,而老顾那边也有点头疼,给唐南周家里打了电话,接的人是保姆。老顾问了唐南周,唐南周没有任何表态,一副早知如此的表情。

对于唐南周家里的情况,宋纱纱知道得不少,每次听自己男朋友淡漠地提起,心里总会有七八分心疼。

在宋纱纱的成长环境里,尽管父母在世时,父母因为工作关系,和她聚少离多,可是该有的关心还是会有,电话视频沟通也很频繁。所以宋纱纱可以理解自己父母的工作。

而另外能接触的父母,是自己的姑姑和姑父,对表妹也是尽心尽力,呵护有加。

有时候她并不懂唐南周的父母,两人如果不是因为相爱而结合,那为什么还要生孩子?生了孩子,又为什么不能尽心尽力地给予父母的关爱?分开后各自重组家庭,孩子尚未成年,却又未真正做到精神上的抚养。

她男朋友成长至今,没有心理扭曲,已是难得。

.

没多久,家长会开始。

不少同学是双家长一起来的,可见对孩子学业重视和关心的程度,不过老顾早已预料到这个情况,老早准备了空余的塑胶椅子,堆叠在教室后面,不至于来的家长没位置坐。

有一对夫妻大概是年老得子,年纪比在座的父母都要大上一轮,身体状况不好,坐不得没有靠背的塑胶椅子。

宋纱纱索性把唐南周的椅子搬了过来,一切稳妥后,才和其他班干部出了教室。

有同学问宋纱纱:“班长,唐南周的家长不来吗?”

宋纱纱“嗯”了声。

话音未落,忽然有人拍了下她的肩膀,她一扭头,不由一惊。

是有过两面之缘的唐南明。

“我找不着椅子,你给我找一张吧。”

宋纱纱仍旧处于惊诧中,万万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唐南明。不过幸好反应及时,从后门进去给唐南明找了张塑胶椅子。接下来,他就坐在唐南周的座位前,挺直背脊,一边翻动桌面上的册子和成绩单一边认真地听着讲台上老顾说话。

有人小声地问宋纱纱:“他是谁?长得挺好看的……”

宋纱纱说:“唐南周的哥哥。”

她微微沉吟,低头就要给唐南周发短信,未料短信那一栏还未点开,廊道上便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她从未见过唐南周如此气急败坏的模样,再度一愣,问:“你……”

最新小说: 老子是全村的希望 我就是绝代球星 如虎 这个东京有妖气 神级中场巨星 相亲相到idol选秀节目 惊惧派对 冰鉴离枪 我的大明不是这样的 我在大明做海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