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0(3)(1 / 2)

亲家两个字一出口,除了当事人之外,其余四人都蒙住了。

宋纱纱蒙了,唐南周蒙了。

小表妹露出了蒙圈的神色,下意识地就看向自己的表姐,满脸的疑惑。而作为当中唯一年长的长辈,宋丽此时此刻也是一头雾水,她看着眼前的年轻人,没有任何印象。

视线往远飘去,落在唐南周的身上。

这个少年……似乎在哪里见过?

很快的,宋丽就想了起来。

是那一次侄女胃溃疡,在医院晕倒了,当时给她电话的是这个少年。

在宋丽回忆的时候,宋纱纱和唐南周已经反应过来。唐南周率先出声,不着痕迹地拉开唐南明,头一回喊道:“哥,你认错人了,走吧。”

唐南明被唐南周这一声“哥”给震惊住了。

从碰面的第一刻起,唐南周就从未给过他好脸色看,更别说让他喊一声“哥”了。万万没想到会在今天听到唐南周的这一声称呼。他原以为以唐南周的暴脾气这辈子可能都不会有听见的机会。

他被轻易地往外拉。

不过,唐南明反应得也很快,一看两位小年轻的互动,立马就意识到自己可能犯了错——唐南周还不到十八岁的年纪,属于未成年人,尚在念高中,谈恋爱属于早恋,而他的对象怎么看也是个好学生……

只怪平时他和唐南周相处的方式太过成人,以至于他都忘记“不能早恋”这回事。

他重咳一声,装作一副抱歉的模样,对宋丽说:“不好意思,认错人了。”

说着,趁机拍了拍唐南周的脑袋。

“弟弟,我们走。”

“等等。”

沉默的宋丽忽然出声。

宋丽平日在家是做知性温柔的居家打扮,一上班就会穿上小套装,盘起头发,踩着五厘米的黑色高跟鞋。不说话时,格外有震慑的威力。今日来学校给宋纱纱开家长会,做的也是御姐的打扮。

她眯着眼打量眼前的四个小孩。

侄女垂着眼,看似冷静,但拳头却微微紧握;另外一对兄弟眼观鼻鼻观心,看似面无表情,但眼神里却波澜起伏;而她的女儿眼珠子不停地乱转,时而看看自家表姐,时而看看那对兄弟,微咬着唇,那模样在宋丽看来很熟悉。

她前天中午见过的——

撞见女儿和一个叫郑力的男孩卿卿我我,那时女儿就是这样的模样,故作镇定却又不知所措。

尤其是被她一看,女儿连故作镇定都忘了,开始死死地咬着下唇,面色微白。

她收回打量的视线,拨通了一个电话。

“蓝经理吗?对,是我。我等会准备过去吃日料,麻烦给我留个包厢,五个人。”通话结束,宋丽女士对兄弟俩微微一笑:“位置订好了,择日不如撞日,一起吃日料吧。”

.

包厢里,氛围出奇地诡异。

日式的木桌,长方形,宋丽单独坐一边,小表妹紧挨宋纱纱坐一边,唐南周和唐南明各自一边。宋丽拿着菜单向服务员点餐,其余四人安安静静的,宛如木偶。

菜单被服务员收走,包厢的拉门被关上。没有了服务员的包厢,氛围愈发静默。

宋丽喝了一口玄米茶,润了润嗓子,瞧出其余四人的不自在,她搁下茶杯,问唐南明:“你是唐南周的哥哥?”

“阿姨你好,我姓唐,双名南明。”

“哦,你看起来不大,还在念书?”

“是的,在B市念大学,今年大四了。”

“哦,大四,什么专业?开始实习了吗?”

“土木工程的,已经在实习了。”

“哪所大学?”

“Q大。”

“小伙子,厉害了,国内顶尖学府。”

……

提起自己的学校,唐南明的拘束和不自在渐渐消失,开始与宋丽侃侃而谈,国内大学一一点评,听得在座几人都津津有味。唐南明也聪明得很,时不时就提一把自己的弟弟,夸赞他的学习天赋。

“……阿姨您有所不知,现在的小孩儿都有叛逆期,我这弟弟也有。他叛逆那会,也不好好学习,不认真上课,不过小年轻青春期可以理解。叛逆可以有,但要懂得收。我弟弟懂事,叛逆期一过,就开始认真学习。我这弟弟,不仅仅有绝佳的学习天赋,脑子灵光聪明,而且愿意吃苦,刻苦学习起来的那股劲儿我看着都要甘拜下风……”

他喝了口茶,继续塑造唐南周的美好形象:“就拿这次期中考来说,考前他得了流感,发烧三十九度,死活不肯休息,拿着本书在背。后来熬不住才去了医院,边挂着吊瓶边看书,把周围的护士都感动坏了。现在还这么刻苦用功的孩子实在不多了……”

当然,这些都是唐南明胡诌的。

唐南周听得太阳穴一跳一跳的,眼见他还要继续胡扯,给他空的茶杯倒满,皮笑肉不笑地说:“哥,喝点茶。”

言下之意——差不多得了。

唐南明重咳一声,说:“阿姨,你家的纱纱真了不起,不仅仅优秀,而且还能干。我像她这么小的时候,也没她这么懂事。真多亏你家纱纱,我家弟弟才能进步得这么快,两小孩一起努力一起进步一起考大学,相互增加动力,看着也挺好的。”

宋丽还未搭话。

感同身受的小表妹狂点头。

宋丽瞥她一眼。

最新小说: 不灭圣影 桃运小神医 洪荒之我的背景太无敌 雀王之王 武侠:开局被邀月抢亲 在镖人成为传说 我们中混进了奇怪的家伙 从功夫开始穿越影视世界 藏娇记事 洪荒之法宝批发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