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1(3)(1 / 2)

曾经以为一辈子都不会再见到的人,在不经意间,又于她狼狈之极时,出现了。

唐南周离开后,宋纱纱整个人仍然有些蒙圈。

她知道郑力托唐南明给唐南周带了请帖,可郑力也说并不知道唐南周会不会来,他一直悄无声息的。所以宋纱纱也认定了唐南周不会来。

可没想到他竟然真的来了。

和前男友再次相逢,这种关系,如何处理?

宋纱纱没试过,不知道。

她揉了揉太阳穴。

酒店里空调开得十足,站在廊道里,微微凉。

宋纱纱打算去把小礼服换了,穿着长裙和高跟鞋始终不太方便。酒店里提供了新娘化妆间,这会宋纱纱过去时,还遇到了几个没有离去的姐妹团。

小姑娘们已经换过衣服,坐在化妆镜前聊天。她们年龄不大,都二十三四左右,你一言我一语的,时不时捂嘴笑,倒是热闹。见着宋纱纱,都站起来和她打招呼。

跟着秦澜一块喊。

“表姐来换衣服吗?”

“表姐,你的妆花了,眼角的眼线和睫毛膏都晕开了,小八你带卸妆水了吗?”

“没有诶……”

……

小姑娘都自来熟,笑眯眯的,热情得很。

宋纱纱说:“没关系,我等会擦一擦就好了。”她左右张望,找着先前放便服的袋子后又说:“你们继续聊,我进去换衣服。”酒店里环境不错,不仅仅提供了新娘专用化妆间,里面还有几个更衣室。

宋纱纱随意挑了一个进去。

更衣室并不隔音,她换衣服时外面的几个小姑娘依旧在叽叽喳喳地聊着八卦。

宋纱纱无心听,利落地换了便服,简单的白T加牛仔裤,又顺手把及腰的长发扎成了马尾,出来时意外发现唐南周居然已经回来了。此时此刻,几个小姑娘都围着他。

“哇,你是男方那边的人吗?”

“单身吗?”

“有兴趣找女朋友或者男朋友吗?”

“能加我微信吗?”

……

几个小姑娘显然比先前更加热情了,而且相当直白。

唐南周神色淡淡,并没什么表情,眉眼间仿佛弥漫着一股子冷漠,蓦然间,那股子冷漠却消去了五六分,添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他说:“嗯,单身。”

离他最近的小姑娘高兴坏了,说:“能加微信吗?我保证我不是做代购的,也不是做微商的!要不加企鹅也行呀!”小姑娘行动利落,立马把二维码调了出来。

然而此时,唐南周却扬了扬下巴。

“让一下。”

几个小姑娘顺着唐南周的视线望去,这会才发现秦澜的表姐已经出了来。如果说先前穿着长裙的表姐仙气味儿十足,此刻的表姐相当青春逼人。

她站在那儿,表情却有些古怪,仿佛有些不自在。

“要哪种?”

在几个小姑娘疑惑之际,一直没怎么吭声的唐南周忽然说。

也是此时,她们才发现唐南周手里有个屈臣氏的袋子,还挺大一个的。

薄荷色的包装袋里隐隐约约能见到好些瓶瓶罐罐。

他把袋子给了她。

“不知道要买哪种,导购推荐的我都买了,还有什么棉。”

“卸妆棉?”

“嗯,是。”

宋纱纱粗略扫了眼,说是导购推荐的都买了,可怎么看都像是把人家卸妆专柜都搬过来了。她随便挑了一瓶卸妆水,拿了卸妆棉沾湿,轻轻地擦拭眼角。

他站在她身后,望着化妆镜,出声:“没擦干净。”

宋纱纱的手指一顿,又重新擦了一遍,这才把晕开的眼线和睫毛膏给清理干净了。她扔了卸妆棉,一抬眼,却又见化妆镜里的唐南周看着她。

不仅仅是唐南周,而且还有小表妹的姐妹团。

……全程盯着她卸妆。

先前问微信的小姑娘有些尴尬地问:“呃,表姐?这是你丈夫?”

宋纱纱也觉尴尬,轻咳了声,说:“是前男友。”

唐南周也“嗯”了声,说:“我们以前谈过,后来分了。”

小姑娘见两人语气平静,再看先前两人的互动,便以为两人和平分手后又当回了好朋友,登时没那么尴尬了。再瞧瞧唐南周英俊的外表,又再度鼓起勇气,问:“扫……”

“二维码”三个字还未出口,唐南周忽然又淡淡地说了句:“袋子下面还有几罐糖。”

宋纱纱微怔。

唐南周又补了句:“顺手买的。”

她把袋子里的卸妆品都拿了出来,最底下果然还有糖果。现在的糖果比以前做得还要精致,进口的国产的,有巴掌大的文艺小铁盒,也有毛绒绒的可爱造型,里面全是各式各样的小糖果。

最新小说: 全球神祗我信徒是鲁班七号 二土半生 进化成了光之巨人 我儿有天帝之资 无限进化之末日帝皇 我是游戏资源商 黑科技从钢铁战衣开始 我就是能投进 海贼之弹簧果实 军武之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