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1(6)(1 / 2)

宋纱纱坐在副驾驶座上。

她侧首看着窗外不停倒退的街道,默默无言。

她觉得自己上唐南周的车,是个错误的决定,然而车已经上了,现在后悔也没有多大意义,倒不如以不变应万变。

忽然,她微微一愣。

汽车里开了暖气,暖风徐徐吹来,在这个仍旧属于夏末的季节显得格格不入。

她忍不住扭过头望了他一眼。

他握着方向盘,开车的模样很是专注,面容不像少年时青涩的英俊,时光给他添了七八分稳重,以及属于成熟男人的魅力。仿佛察觉到她的目光,他淡淡地解释:“我看你的裤脚湿透了。”

所以才开了暖风?

宋纱纱没想到在黑夜里他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一时间竟不知说些什么。

她想起了以前。

她和他年少时谈恋爱,他像是个愣头青,不知要做些什么,但每件事都能显得他心细又体贴。传闻中脾气暴躁动不动拿拳头揍人的叛逆少年,在她的面前露出了极为乖巧温柔的一面。

尽管最后两人有分歧,可再次想起谈恋爱的两年,仍旧是美好回忆居多。

她有点害怕了,不愿再想,索性低头看手机。

她打开了微信,刷朋友圈,往下划拉着,一没留神又见到了景黎的那条朋友圈。她在国内的微信好友不多,除了景黎之外,便只剩罗晓棠以及姑姑一家。唐南周也是昨天小表妹婚礼上才加的。

她的目光落在“很好看”三个字上。

蓦然间,触摸在屏幕上的手指似是发烫一般,她瞬间就缩了回去。

宋纱纱关掉了手机。

她抬头看向车窗外,这一看,她就愣住了。

在她看手机的时候,唐南周居然把车开上了高架桥。

在她的印象中,黄浦江附近酒店多得很,再远,也用不着上高架桥。

她说:“不用上高架桥的……”

然而,现在已经上了。

她迅速用手机里的地图app搜索附近的酒店,没多久,导航出地址给唐南周:“去这家酒店吧,等会下了高架桥拐松江路过去。”

他应了声。

这一回,宋纱纱怕他开错地方,一直对照着手机导航。未料等下了高架桥后,他却没有拐去松江路,而是停在了下车点。修长的手指轻叩着方向盘,他对她说:“我去买点东西,你等我一会。”

宋纱纱只好说:“好吧。”

他解开安全带,关上车门时,她还听到车声响了下。

他竟然把车反锁了。

宋纱纱垂下眼。

不到五分钟,唐南周回来,他似乎跑回来的,重新坐下时能依稀见到他额头上的薄汗,以及微喘的呼吸。宋纱纱没有看他,目光落在他手里的塑料袋上。

上面写着一个药房的名字。

他说:“我买了药油和预防感冒的药。”

宋纱纱说:“崴着了二十四小时内要冰敷。”

他说:“我家里有冰块。”

她抿唇,说:“不用,酒店里也有,你送我去酒店就行了。”

他看了她一眼,没说话,眼神深邃的像是有一个无底洞。半晌,他把塑料袋放在后座,重新启动了车辆。这一回,也没有走错路,直接停在了酒店门口。

他下车给她开门,然后中规中距地扶着她去了前台。

“请问有预订吗?”前台姑娘问。

宋纱纱从包里找出身份证,说:“没有,给我一间单人房。”

最新小说: 桃运小神医 洪荒之我的背景太无敌 雀王之王 武侠:开局被邀月抢亲 在镖人成为传说 我们中混进了奇怪的家伙 从功夫开始穿越影视世界 藏娇记事 洪荒之法宝批发商 次元萌新聊天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