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2 (2)(1 / 2)

他看到她的第一眼,就轻轻地点了下头,随即移开了目光,落在了四周。

他似是在找什么,找了一圈也没继续看宋纱纱。

他神色平静,一点儿也不像前几天刚和她表过白的样子,仿佛两个人只是偶然相逢的老朋友。景黎的目光在两人之间转了转,她靠近宋纱纱,小声地说:“纱纱,我问了一圈身边的朋友,这个时间点只有唐南周有空。”

宋纱纱说:“没事。”

景黎挽住宋纱纱的胳膊,警惕地看了看周遭,又问:“你出来的时候还有没有人跟着你?”

宋纱纱说:“应该没有了。”

她也四周望了望,又说:“我并不确定是不是有人跟着我,就是有个这样的感觉,”说着,见景黎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她又说:“如果有的话,可能现在也放弃跟踪我了。”

她把自己的推测和景黎说了。

景黎点点头,说:“很有可能是看中你的钱财了,现在你回了S市,又不在N市,再猖狂,手也没那么长吧。纱纱,你接下来这几天还是不要去N市了,免得又被盯上了。”

她还想说些什么,却见唐南周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看着宋纱纱。

一时间,思路又被打断。

景黎看看唐南周,又看看宋纱纱,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她说:“现在没事就好,不过为了安全起见,今天晚上要不你住我家吧?我现在一个人住一套房子,还有空房间,洗漱用品什么的都有新的。”

宋纱纱说:“也好,我先回去一趟拿换洗的衣服。”

景黎对唐南周说:“那麻烦你送我们俩回去?”

唐南周从鼻子里“嗯”了声出来。

.

回去的路上,唐南周全程沉默。

不过幸好车上还有活宝景黎,她仿佛也怕两人尴尬,嘴巴一直没停过。

宋纱纱还没去过景黎的新家,等到了后才发现离她姑姑家并不远,不到十五分钟的车程,是一个新建的小区。绿化和安保都做得不错。进去的时候,门口的保安还熟稔地与车后座的景黎打招呼。

“晚上好,”见到她旁边的姑娘,他又笑眯眯地补了句:“小黎带朋友回来玩呀。”

景黎说:“王伯晚上好。”

此时,驾驶座的车窗放下。

被称作王伯的保安见到了唐南周,他有些意外地多看了几眼,随后也打了声招呼:“唐先生回来了啊。”

唐南周淡淡地“嗯”了声。

王伯放行。

唐南周开着车驶进了地下车库。

宋纱纱回味着刚刚的话,总觉得有些奇怪。等唐南周把车停妥,又和宋纱纱与景黎一块乘坐电梯。景黎住在十五楼。电梯门一开,唐南周也跟着出了来。

景黎对唐南周说:“今晚麻烦你了。”

唐南周没吭声,倒是看了几眼宋纱纱,说:“有事告诉我。”说完,竟转身摁了密码锁,进了景黎隔壁的屋子。宋纱纱总算知道先前奇怪的地方哪里来的了。

她瞪大了眼。

“你……们是邻居?”

景黎也摁了密码锁进屋子,在玄关处给宋纱纱拿了一双新的女式拖鞋。她这才说道:“他虽然是我的邻居,但一年里回来的次数屈指可数,有时候甚至一整年也碰不到他的人。”

似是想起什么,她又急忙说道:“那个……纱纱,你不要误会啊,千万千万不要误会啊。我们基本没有什么接触的。你要是误会我的话,唐南周能揍死我。”

宋纱纱哭笑不得。

“你瞎说什么。”

景黎正经八百地说:“我没瞎说,这是唐南周的原话。”

宋纱纱一愣。

景黎又和她说:“我这房字是前两年才买的,当时邻居也没有人,我也不知道唐南周会在我隔壁买房子。后来是有一天,我出门的时候见到中介带人来看房子,在楼下凑巧碰上了唐南周。”

她开了灯,又去厨房给宋纱纱倒了杯温水,继续说:“我当时才知道唐南周想买房,我那时也觉得挺奇怪的。我从胖球那里听说,唐南周本身是有房子的,还是很好的地段,而且他常年不在S市,其实没有什么必要买房子的。后来才知道他原先的房子卖掉了,卖掉后他又想买一套新的……”

景黎看了眼宋纱纱,又说:“我听中介说,当时唐南周也在犹豫要不要买,见到我后就确定要在这里买房子了。”

似是意识到自己的话有歧义,她轻咳了一声,说:“中介说,唐南周选择这里的房子,原因有两个,一是离他前女友的娘家近,二是这里有他前女友的好朋友,她在这里也许会住得方便。”

.

宋纱纱忽然就想起了一件事。

那时,她和唐南周在电影院里约会,看完电影出来后,正巧景黎给她打电话。当时景黎看完了一部美国的情景喜剧。那部美剧讲的六个好朋友在同一栋楼里生活的各种趣事。她看完后心里很是羡慕,说以后想和她住在同一个小区里,隔三差五的窜个门,一起经历人生的种种,想想也是很美好。

最新小说: 老子是全村的希望 我就是绝代球星 如虎 这个东京有妖气 神级中场巨星 相亲相到idol选秀节目 惊惧派对 冰鉴离枪 我的大明不是这样的 我在大明做海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