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2(3)(1 / 2)

……巧个头。

宋纱纱不用脑子想,也知道这哪里是巧合。

她有些无奈,又有些不知所措。她当年怎么不知道唐南周还有死缠难打的一面?再看他一眼,现在的他淡定又从容,仿佛真的那么巧他们坐上了同一辆高铁,还恰恰好成为了邻座。

检票员来检查车票。

唐南周拿出车票时,检票员愣了下,说:“先生,您的座位是2A。”

唐南周说:“嗯,我知道,等2A的人来了,我会和他说换座位。”

检票员自然是没有异议,很快便微笑离去。

宋纱纱:“……”

唐南周又拿了一份报纸,开始面不改色地看了起来。宋纱纱瞄了眼他随身携带的行李箱,二十四寸的,正好是适合出差五到八天的尺寸。

她不用想也知道是谁透露的消息。

她给景黎的微信发了个问号。

景黎立马哭泣表情包十连发,最后补了句——纱纱,一中大佬还是一中大佬啊,很可怕的啊。

之后,又补上举白旗投降的表情包。

宋纱纱无奈。

列车已经启动,车窗外掠过一片又一片的湖海,商务车厢里擦得明净透亮的车窗倒映出她的脸庞,还有她隔壁在看报纸的唐南周的侧脸。

正午的阳光微微晒,投射在车窗上正好有一层光,他的侧颜也似是多了一圈光芒。

宋纱纱看着看着,有些挪不开目光。

明明上车前和自己说好了,等上了车,过去一周心底荡起的涟漪便不再作数。可是万万没想到,他……竟然跟过来了。此时此刻,他就在她的身边。

那么……之前说好的还作数吗?

宋纱纱不知道。

她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干脆果断的人,鲜少拖泥带水优柔寡断,可回国几天,她却跟变了个人似的。是唐南周太特殊,还是自己太久没谈恋爱了?

下一个站到达的时候,2A座位的人来了。

唐南周起身和他说:“能换个座位吗?我在追人。”

男人看了眼宋纱纱,露出了然的神情,很是大方地答应了。商务座的车厢不大,几乎是他话音一落,所有人的目光都刷刷刷地望来。宋纱纱只觉面皮发热。

唐南周不以为意,十分淡定地坐下,又拿起刚刚的报纸看了起来。

宋纱纱终于没有忍住,说:“唐南周,我以为我说得很清楚了。”

他说:“嗯,我知道。”

……这哪里像是一幅我知道的模样?宋纱纱说:“唐……”刚说了一个字,又见到斜对面的座位上的人八卦地在看着他们,声音登时打住,索性用后脑勺对着唐南周。

让他跟着,她就不信他还能跟着她回肯尼亚了。

他忽然解释:“我跟你去B市,主要是担心你的安全,其余都是次要。”

宋纱纱闻言,又转回头来。

她看了他一眼,低声说:“帝都治安好,不会有什么危险,在N市只是个意外。”

他问:“你能百分百保证吗?”

宋纱纱没吭声。

他又说:“我不放心,我怕你出事了。”顿了下,又说:“也想多看你几眼。”这话锋一转,倒是生出几分旖旎的暧昧来。宋纱纱轻叹一声,说道:“南周,其实当年我挺难过的,和你分手之后。”

她又说:“有好一阵子晚上经常失眠,但是我也知道当初我们分手怪不得谁,我想要追求自己的梦想,你想要追逐你想要的爱情……”

他沉默了会,问:“你是不是在怨我?”

宋纱纱说:“有过吧,现在没有了。”

他问:“怨我说话不算数?”

她说:“……是。”

唐南周无法否认,当初是他先应承了她,后来也是他先反悔的。他说:“也许你不信,当初我说由你说了算,感情是真的,心意也是真的,我……”

宋纱纱摇摇头,打断他。

“我知道的。”

她认真地看着他,又说:“人都是这样的生物,不是吗?没有一成不变的人和事,因为随着时间和心情的变化,人总会改变的。当时的想法不代表现在的想法,但是我知道你当时爱我的心是真的。不是你的承诺没有兑现,而是人的一生变数太多,你永远无法知道下一秒发生什么。”

唐南周说:“对不起。”

宋纱纱说:“你不用道歉,没什么好道歉的。”

最新小说: 桃运小神医 洪荒之我的背景太无敌 雀王之王 武侠:开局被邀月抢亲 在镖人成为传说 我们中混进了奇怪的家伙 从功夫开始穿越影视世界 藏娇记事 洪荒之法宝批发商 次元萌新聊天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