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2(5)(1 / 2)

时下有个很流行的词汇,叫做小狼狗。

宋纱纱最近打理微博的时候,经常见到有人用这个词汇。在此时此刻,此情此景,她从唐南周的眼神里蓦然间就想起了这个形容。

小狼狗。

但又不是很准确的。

因为她能从他烫热的身体感受到了一丝危险的欲|望。

她并不排斥,相反,竟有几分蠢蠢欲动。

喜欢一个人时,总会想方设法地接近,一点一点地靠近,肉体上总有着无与伦比的吸引力。她努力地压制住内心的那股冲动,尽管它在叫嚣,可她尝试着不理它。

放任的结果是什么,她自己很清楚。

脑袋里名为理性的那一根弦紧紧地绷着。

她伸手推开他,然而眼前的男人宛如铜墙铁壁一般,牢牢地占据着她的前方。这个时候的两人依然用一种暧昧又亲密的方式紧贴着,她背后是门,身前是他,两个人的脸颊几乎没有任何空隙。

他的鼻间呼出的热气喷薄在她的脸颊上,有那么一瞬间,她分不清是谁的呼吸。

他盯着她。

她说:“唐南周,你放开我。”

他说:“宋纱纱,你不能找其他男人。”

她说:“你先放开我。”

他又说:“你不能找。”

……

两个人僵持着,重复着相似的对话。

他的眼神坚持又执着。

宋纱纱忽然间就有些生气了,她质问他:“唐南周,你有什么资格不许我找其他男人?我们已经分手了,八年了!当初你明知道我说的气话,可你还是答应了。我试图挽回,也是你拒绝了。是你不信我们的感情能熬过异地恋。是你!都是你!现在你凭什么说想挽回就挽回,想复合就复合?我找其他人关你什么事!我……”

嘴唇又再次被堵住。

他温热又湿润的舌卷了进来,纠缠住她的舌尖,亲吻舔咬吸吮,万般花样,吻得宋纱纱险些喘不过气来。

“唔……”

她用手推他,依旧没成功。

倏然间,带着几分粗暴的吻宛如暴风雨骤停,变得温柔。

他亲着她,是那么的小心翼翼。

直到她慢慢地变得不那么抗拒了,他才离开了她的唇,他说:“洋娃娃,我不能没有你。”

久违的称呼出来,带着青涩又甜蜜的回忆席卷而来。

她看着他。

她觉得自己名为理性的那一根弦变得极其脆弱,甚至有种冲动的想法,想什么都不管了,什么也不想了,她只想好好地冲动一回。她心软得一塌糊涂。

她挪开目光。

他仿佛察觉到她的躲避,硬是抵着她的脸。

房间里安静得只能听到两人胸腔里的心跳声,砰咚,砰咚,砰咚的,仿佛有什么在慢慢地点燃。宋纱纱说:“没有其他男人,他是罗晓棠的师兄,今晚只是接送我们。”

他听出了她语气里的软化。

他问:“他对你有意思?”

宋纱纱说:“我对他没意思。”

他说:“那你对我有意思?”

宋纱纱觉得自己快要不认识“有意思”三个字了,她瞪了他一眼,说:“唐南周,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厚脸皮?”

最新小说: 老子是全村的希望 我就是绝代球星 如虎 这个东京有妖气 神级中场巨星 相亲相到idol选秀节目 惊惧派对 冰鉴离枪 我的大明不是这样的 我在大明做海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