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3(5)(1 / 2)

宋纱纱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只觉得脑门隐隐作痛。

一时半会,她的脑袋里是一片空白。

直到隧道里的斑驳灯光透过车窗投射在车顶上,鸽子蛋大的光圈晃晃悠悠,宋纱纱略微涣散空洞的眼神才渐渐恢复正常。昏倒前的场景如同潮水般涌了过来——她和景黎在打电话,景黎告诉她有危险,那一位曾经害死她父母的凶手的儿子找上她了。她被推进车后座,激烈的反抗引来暴力的击晕,再然后……

宋纱纱发现此时此刻的自己无法动弹,双手被反向捆到了一块,连双腿也被绑了起来。

她尝试动了下,不行,捆绑得太紧。

她内心慌张极了。

当年她父母刚出事那会,她时常会梦见父母出事的场景,好些日夜里都不得安宁。直到后来知道不是意外,而是一场蓄意谋害后,她才振作起来。

现在的场景,像极了当年的梦。

时隔十二年,当年的惨剧要重演了吗?

宋纱纱逼迫自己冷静下来,她开始打量周遭的环境。

这是她和唐南周租的车,车在经过一条隧道,她所躺的位置正对驾驶座,从她这个角度看来,完全看不到驾驶座上的人,但能从静谧的车厢里听到他的呼吸声。

从景黎给出的线索看来,开车的人应该就是曾富标的儿子,也就是那天在超市里故意撞那个小姑娘的男人。

那么……

为什么要找上她?

宋纱纱迅速在内心里总结自己所得的线索,寻找自救的办法。

她想着想着,慌乱的内心逐渐平静。

她不是一个人。

她的手机虽然没在身边,但最后和景黎的通话是被打断了的,以景黎细心谨慎的性格,肯定会发现蹊跷,再打她电话不通的话,一定会给唐南周电话,而且景黎那边是有线索的。

现在一线城市里的公安系统完善,天眼的科技发达程度令人叹为观止。

这个人有犯罪前科,在公安局里有备案,警方想再找到他是时间的问题而已,所以她需要做的只有一件事,拖延时间,保护自己。

“醒了?”

忽然间,驾驶座传来一道男声,声音里带着几分莫名的冷意。

宋纱纱说:“你是谁,你为什么要抓我?你要钱,我可以给你钱。你开个价,我可以满足你的要求。你现在放了我,我可以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并且一定不会报警。我过两天就要回非洲,国内的事情我可以不计较,你看怎么样?听你声音,你年纪和我差不多大吧,你应该明白国内的公安系统有多发达,停车场里是有闭路电视系统的,我不是一个人去爬的长城,我男朋友也在,我男朋友很在乎我,不用十分钟他就能发现不见了……我们都不是喜欢计较的人,更注重自己的人身安全。只要你放了我,你既能得到钱财,又能安全脱身,两全其美。你看怎么样?”

他却嗤地笑了声。

“你很冷静,也很聪明,跟我想象中一模一样,不,甚至比我想象中还要冷静。只可惜你说错了,我不需要钱,我只需要看到你的恐惧。”

她接话:“如果你现在能扭头,你可以看到我恐惧的表情,我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

“手无缚鸡之力。”他又嗤了一声,说:“手无缚鸡之力可以把我父母送进监狱?宋小姐,你对自己的认知恐怕不够清晰。你不必和我来这一套,你昏迷前和你朋友的对话我都听见了。”

他呵地笑了下,又说:“我能走上这条路就没想过能活着回去,我么,烂命一条,伤天害理的事情做得不少,也不妨再多你这一件。只不过你就挺可惜了,我见你跟你的男朋友刚复合,两人浓情蜜意,已经开始讨论未来的事情了是吧?你的未来这么美好,我破坏起来真的很有成就感呢。”

宋纱纱面色微变,呼吸瞬间都紧促起来。

他仿佛能察觉到她的恐惧,有些得意,说:“我一直在等你回国,你能为你父母隐忍几年,我也可以。”

宋纱纱说:“在N市跟踪我的人是你?”

“在S市也是,惊喜吗?我对你多友善,特地让你和你的男朋友复合了再下手。拥有过后再失去的感觉很痛苦吧?”他话锋一转,语气极为阴森:“这都是你活该,是你父母造的孽,也是你自己造的孽。”

宋纱纱听他一派胡言乱语,眉头直皱,到底还是没有忍住,说道:“是你父亲带头蓄意谋害我父母。”

最新小说: 开局一个厨神系统 这个法爷不太正经 我在幕后打造江湖 大唐签到十八年突然发现是西游 西游签到五十年,开局斩猴王 开局从一只小小鸟开始 万劫至尊 擎天战王 都市之开局奖励十个亿 我有一个怪物编辑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