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4(2)(1 / 2)

景黎知道宋纱纱鲜少会有心事的时候,如今闻言,二话不说就拉着宋纱纱上商场的八楼,走进一家风雅的茶馆里,和门口的服务员亲切地打了个招呼,说:“照旧。”

不到五分钟,宋纱纱就坐在一个十分隐秘的包厢里。

周遭布置颇具古风,墙上挂着一幅不知出自哪一位名家手笔的山水画,很是雅致,案几上布有雕刻细致的香炉,冉冉上升着有安神作用的熏香。

景黎摁了铃,没多久,身材窈窕的服务员送来两壶茶,以及一个缩小版的黑木多宝阁架子,上面摆了十二样的糕点,件件不同,但卖相都极佳。

景黎让服务员离开,然后正襟危坐。

“纱纱,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和任何人透露你的心事!”

她给宋纱纱倒了一杯汤色金黄的金骏眉,茶香扑鼻而来,带着一股子花果香味,加上静谧清幽的环境,俨然是倾述心事的最佳场所。宋纱纱心底本是有几分迟疑,现在看着景黎,诉说的欲望被打开。

她说:“之前我没和你说,是怕你担心,我在B市的时候不是遭遇了一次绑架吗?后来警方及时赶到,也将作案之徒抓到了。我是这么和你说的对吗?”

景黎点点头。

宋纱纱捧起茶杯,喝了口茶。

甘甜的茶味入口,加上安神的熏香,她胸腔里的心脏仿佛也变得安宁。

她又说:“罪犯当时绑了我,是我自己先逃出了车厢,我没想到他会这么丧心病狂,当时四面都是警察,他跟不要命似的踩着油门向我冲了过来,然后……”

她顿了下,深吸一口气,说:“南周推开了我。”

景黎倒吸一口凉气。

宋纱纱说:“后来南周进了急救室,医生说是腿骨和内脏都有出血的现象,后来抢救回来了,他身体底子好,恢复得也快,不到半个月就出了院,回来S市休养了。他昏迷的那几天我几乎没怎么睡过,一闭眼就是那一辆奔驰撞过来的场景。我当时以为等南周醒过来后,我便不会作噩梦了。可是他醒过来后,我依旧每天晚上都作噩梦……”

她轻轻地搁下茶杯。

“……你知道我父母的事情吧,我父母是人为的车祸死亡的。从那时起我对车一直有点心理阴影,但是还好,也不是不能接受的那种。而现在我在马路边只要看到奔驰,我就心里害怕,夜里又会继续做噩梦。上半夜梦见我的父母,下半夜梦见南周被车撞。我曾经以为我已经没什么好失去的了,就算失去了也没什么,我自己一个人也无所畏惧。但我现在发现不是,爱上一个人就会有弱点,就会怕失去……”

她的声音里有了几分颤抖。

她又说:“我觉得我和以前的我不一样了,我变得不像我自己,我害怕再发生那样的事情,甚至没有以前那么独立坚强……我还特别依赖唐南周,自从出了那桩事,我就改变了一些我的想法。我以前认为情侣最好的相处方式是你做你的,我做我的,我们各有各的空间,即便不在同一个地方也无所谓,因为我们总能再见到的,毕竟现在交通这么方便。但是现在我特别不想离开他,想天天都能见到他……”

景黎说:“你们之后怎么打算?”

“他打算过个一两年调到离我比较的地方工作……”

景黎说:“纱纱,你有没有想过可能你们刚复合,现在处于热恋的状态,所以你才会想一直黏着他?你过去有过这样的阶段吗?”

宋纱纱说:“没有。”

“唔……你确实一直都是个很理性的女孩。”景黎说。

宋纱纱轻叹一声,又说:“而且我还挺担心一点的。”

“担心什么?”

宋纱纱说:“我知道南周他一直很欣赏我理性,遇事又从容不迫的性格,他平时在街上看到黏人的女孩子都会和我说,她们太不懂事。”

景黎说:“呃……原来唐南周还会吐槽别人的女朋友黏人呀……”

宋纱纱说:“以前还觉得我的小表妹黏人。”

景黎沉吟了片刻,问:“你有和唐南周谈过吗?就是噩梦的事情。”

宋纱纱说:“我想过要谈的,但是不知道要怎么开口,不在乎的时候无所谓结局,在乎的时候特别在意……我也想过是不是我们这一次刚复合不久,又险些经历生死的缘故,”她又说:“而且我并不喜欢这样的自己。”

景黎说:“虽然我没有谈过恋爱,但是有句话叫做旁观者清当局者迷,我建议你和唐南周谈一谈这个事……”她给纱纱重新斟满茶,笑吟吟地说:“在我们这些旁观者的眼里,就算你性格差得要命,唐南周也会把你当做宝贝。”

最新小说: 我就是能投进 海贼之弹簧果实 军武之巅 当游戏接通现实 我不是宇智波啊 全球时代:怪兽降临 三国:曹贼,放开那个女人! 不灭圣影 桃运小神医 洪荒之我的背景太无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