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4(6)(1 / 2)

景黎离开后不久,宋纱纱立即给唐南周打了个电话,但是没细说,只问了唐南周今天有没有朋友要过来家里。她晓得以唐南周过度紧张的性子,她只要说有可疑人物在家门口蹲守,不用十分钟她就能在家里见到急匆匆赶回来的唐南周。

听说他的兄弟难得回国一趟,宋纱纱不想扫了他的兴。

再说,现在是在自己家里,对门又是景黎,如果真有什么事儿还能喊小区的保安,大不了在唐南周回来之前不出门就是了。

打定这样主意的宋纱纱也没再把这事放在心上,继续远程处理工作。

未料没多久后,有人摁响了门铃。

宋纱纱愣了下,旋即有些心惊胆战。

这个小区的外卖和快递都是不送上楼的,快递统一放在物业处,外卖也是在楼下取的,能来按门铃的要么是认识的人要么是小区物业的。

此时,门铃又被摁响。

宋纱纱皱下眉头。

她给景黎发了个信息。

【宋纱纱:锦鲤,有人摁我家门铃,我去看看是谁,如果有不对劲,你报警。】

【景黎:好!我去猫眼瞅瞅,看看是不是刚刚的那个可疑大叔。】

宋纱纱也往猫眼一瞄,见不到人,只见到一个脑袋,头发稀疏却乌黑得光亮。与此同时,景黎也走到门口处,靠近了猫眼,一看,她面色顿变,立马给宋纱纱发了微信——

【卧槽,纱纱,就是那个可疑大叔!】

景黎觉得自家闺蜜打从回国后似乎就跟国内八字不合似的,先被变态跟踪,后又遭遇绑架,男朋友还在生死间徘徊了一趟,现在稍有起色又遇到可疑大叔蹲守。

景黎越想越觉得可怕,尤其是自家闺蜜又迟迟不回她的消息。

她再靠近猫眼一看,吓得面色都发白了。

纱纱居然把门打开了!

她压根儿没有多想的机会,抄起离自己最近的扫帚就冲了出去。

“喂!我已经报了警,你他妈离我的闺蜜远一点!”景黎长相偏软萌,又穿得十分宜家宜室,嗓音带着江南一带的吴侬软语风格,为表凶悍,她特地带了脏字,尽管如此,听起来并没有什么威慑力。

但没有归没有,手里的扫帚倒是握得很有架势。

“喂!老娘我练过的!”她又凶巴巴地补了一句。

等她补完后才发现情况有点不对……

呃?

她放下扫帚,有些尴尬地说:“你……你们认识?”

宋纱纱说:“不算认识,他是南周的父亲。”

景黎尴尬爆了,嘿嘿地笑了声,解释:“我刚刚就是吓唬吓唬你,一场误会一场误会,我还有事,你……你们聊……”她火速拎着扫帚回去,门一关,又觉得有些不对劲。

一般而言,对方男朋友的家长上门怎么会鬼鬼祟祟偷偷摸摸?而且刚刚从纱纱的语气听来,她察觉到了一分冷漠。

.

宋纱纱与唐南周复合后,从未听过他提起自己的父亲。

她心里是知道唐南周的家庭情况,也明白唐南周的父亲唐国仁是一位没有责任心的父亲,只是不管唐南周与他父亲关系多么淡漠,她现在也不能拒绝人家上门。

倒茶的水微微一顿。

宋纱纱在想,唐国仁上门是为了什么?

茶水煮好,她端了出去,客气又疏离地说:“南周出去和他朋友聚会了,您有什么事吗?”眼角的余光打量了下,不得不说,唐南周和他父亲还真的长得蛮像的。

宋纱纱以前是见过唐南周父亲的,不是真人,而是在报纸和新闻上。

最新小说: 我的大明不是这样的 我在大明做海贼 无敌从越狱开始 开局一个厨神系统 这个法爷不太正经 我在幕后打造江湖 大唐签到十八年突然发现是西游 西游签到五十年,开局斩猴王 开局从一只小小鸟开始 万劫至尊